公民抵抗:阻止水力压裂开采页岩气(上)

第一部分 他们不能穿过页岩

 

还没有投入战斗,就已经赢了。

魁北克人民利用非暴力公民抵抗运动,阻止水力压裂开采页岩气,到目前为止,他们成功地保卫了自己的家园。在过去的3年,在圣劳伦斯河沿岸,从蒙特利尔到魁北克市之间打2万口页岩气井的计划遭受严重挫折,这种极端的能源开采事实上已经被迫停止。作为这场运动的组织者之一,我将与你们分享这些运动的某些战略和战术思想。

 

有规划的战斗

一场公民抵抗运动需要展示做好了多少准备,才能使我们不需要实际行使非暴力斗争?

什么样的成本才能高到阻止水力压裂产业和受到经济发展引诱的政府官员?何种组织工作才能防止乡村变成工业废地,充满水力压裂造成的污染,遍布喷出瓦斯的钻机和致癌排放物存贮池,通向各地的天然气输送管道上一天24小时、一周7天不停歇的往返着货运汽车?

我们能否动员受到水力压裂威胁的城镇做好准备,让他们把行动设计得特别精心,宣传得特别广泛和公开,让新能源开发者知难而退?

需要多少个社区组织起来,做好斗争到底的准备,才能让全世界看到鲍尔科姆的西萨塞克斯村的故事不再发生?

组织起来的公民能够保护自己的土地免遭强大、富有,而且具有内在腐蚀性的产业的毒害,这一思想激发了一个完整的公民抵抗计划。

 

什么是水力压裂?

2007年前后,新能源开发者以一种典型的闪电战的——就像他们在世界各地所做的那样——偷偷地进入魁北克,出现在人们的田地和后院,钻探并用水力压裂法开采页岩气。2009年,环境组织发出最初几项声明。2010年,极度担忧的人们开始给记者打电话,随后伶牙俐齿的无辜受害者和偷偷摸摸、贪得无厌的新能源产业上了报纸头版和电视黄金时段的新闻报导。

农村地区的受害者很快相互联系并且组织起来,在这些地区拥有地产的艺术家和社会名流也参与进来,他们通过网络爆红视频进一步动员了舆论。一个在线请愿活动收集到了13万个签名。对公民抵抗理论和实践有经验的活动家(包括本文作者)也开始参与进来。

2010年1月,劳工和环境组织召开了一次会议,为立即无限期暂停所有勘探和水力压裂作业征集支持。

劳工和环境组织的领袖与主要的反对党——魁北克人党达成了一个交易,该党将会支持在圣劳伦斯谷暂禁页岩气开发的呼吁,以获得劳工和环境组织在未来竞选中的支持。

没人制定一个战略来处理页岩气开发被暂禁之后可能发生的事。我们担心宣布水力压裂法被暂禁之后,反水力压裂法的运动可能会以解散告终。从定义上来说,暂禁是临时的,随时会被新政府撤销。

于是“暂禁一代运动”(La Campagne Moratoire d’une Generation,MDG)成立了,其使命是防止在魁北克开发“肮脏能源”,无论是传统能源还是新能源,无论是在陆地上开发还是在近海开发,无论是有污染的化石燃料——石油和天然气,还是页岩油和页岩气,甚至包括核能。幸运的是,由于享有丰富的水电资源,该省从未开发过化石燃料资源。

2010年12月,我们的一个小组——都是最初在蒙特利尔的绿色和平组织地方办公室认识的志愿者——开始向那些就魁北克的水力压裂问题迅速动员起来的领袖和团体发送呼吁和倡议:

让我们组织起来。到2011年5月,我们将准备一场大规模的非暴力行动。

我们最初的行动由三个部分组成——一个致魁北克政府的最后通牒,要求将水力压裂暂禁20年;一个非暴力直接行动培训项目;一个从里穆斯基到蒙特利尔的长途行军——我们希望为在该省暂停所有的水力压裂作业和预备勘探井的预防性斗争战略打好基础,建立统一战线。

在下面几个月中,我们的热情和投入程度将经受考验。

 

对抵抗的抵抗:团结的挑战

事实证明,围绕预防性的公民抵抗战略建立统一战线要比我们想象的更困难。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斗争最初也最艰难的部分是与我们的主要盟友作战——至少我们认为他们是我们的主要盟友。

开始,公开反对页岩气的主要活动领袖没有回应倡议。我们一再要求开会讨论战略,但除了有着非暴力抵抗直接行动的历史和实践的绿色和平组织之外,那些环境NGO、主要发言人和关注媒体活动的问题倡导团体都无视这一倡议。后来,当运动即将正式启动时,三位主要的环境运动领袖却要求我们退出倡议。

我们坚持需要比一般性暂禁更进一步,还需要为大规模公民抵抗进行能力建设,这是问题的主要症结。因为彼此的关系没有经受过考验,还因为有规划的公民抵抗方法对那些精通传统政治游戏的活动领袖来说太过新颖,他们害怕无法控制运动的走向,而且他们把公民抵抗等同于暴力。

事情变得丑陋了,但我们没有停下脚步。我们选择不对要求我们退出的倡议做出回应,而是把注意力放在目标上,我们深信有一天我们会为共同的胜利而庆祝。

 

让对话行走起来

“暂禁一代运动”组织的让人们印象最深刻的行动,是2011年春天长达一个月的行军,行军路线紧挨着能源产业的水力压裂地区。

2011年5月11日,在致魁北克政府的最后通牒发出之后,经过了几周的准备工作,一组约50个人,年龄从15岁到75岁,从中等规模的城镇里穆斯基出发了。从第一天开始,人们就冲我们的旗帜竖大拇指,冲我们的标志鸣笛表示支持,我们偶尔还能从人家的前廊上得到松糕和新鲜的水,这说明我们选择的路线是正确的,我们得到了普通人的认可。在总共33天的时间里,我们沿着圣劳伦斯谷南岸——黎塞留河北段也受到威胁——南下至蒙特利尔,走了大约700公里(超过430英里)。

每当进入一个城镇,我们就集合队伍唱歌游行,队伍中包括大型木偶,高跷上的工业巨头,还有一条咆哮的输气管龙,两侧是纸做的道具,例如一头生病的牛,一个会走路的钻机和一个带有毒物标志的大龙头。

每天晚上,我们都会邀请当地人参加一场特别的活动,有当地的歌手演唱,有喜剧、演说和短片——还有当地市民制作的参与式视频。每走一步我们都在讨论水力压裂,20年暂禁的必要性,长期的解决方案(节约型能源和绿色替代型能源),以及为预防性的非暴力斗争——包括作为最后手段的公民不服从行动——做好准备的必要性。

媒体紧跟着我们,全国性媒体出现在起点、中点和终点。行军通常是开篇新闻,有时会以行军者们这一天过得怎么样作为结束。在三河市和魁北克市等大城市,游行穿过闹市区会引来成百上千的人,他们号角齐鸣地参加进来,和桑巴乐队一起摇摆。最后我们到达蒙特利尔时,大约有1万至1.5万人在那里等着我们——这是魁北克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环境示威——我们的盟友最后也来庆祝了。他们在游行队伍前列打着横幅,魁北克人党的领袖宝琳·马华站在他们身边,行军活动的代表没有被邀请参加合影……

在我们到达蒙特利尔的那个月里,我们取得了两个小的胜利。第一,在圣劳伦斯河干流和安蒂科斯蒂岛以西的岛屿上,暂禁页岩气开发5年(比我们希望的时间要短)的法案被提交议会审议并通过了。第二,在行军进入世界上第二大法语城市的前一天晚上,环境部长首次宣布,在进一步通知之前,该省不允许进行更多的钻探和水力压裂。

两年多以后,事实上的暂禁仍然有效。我们称之为公民暂禁,因为这显然是草根组织和民众动员的结果。

行军还有几大好处:

  • 与整个圣劳伦斯谷的乡村团体建立了信任和更加密切的关系。
  • 让页岩气不被开发,或应留在地下至少20年的“激进”立场获得了普遍的支持。
  • 现在有成百上千的人准备参加非暴力直接行动培训课程。
  • 其他活动领袖不再污蔑公民抵抗运动——关于”暂禁一代运动”是“暴力莽夫”的谣言平息了下来(或者不再有人相信了)。

 

要发起一场运动需要不止一个村庄

要想赢得大的胜利,就需要广泛多样的公民社会团体之间的协作。

过去三年中,人们组建了超过100个公民团体,其中多数团体是几个核心人士被激怒后建立起来的,他们就在当地的社区会堂组织晚间教育活动。这些团体组成了强大而且非常媒体化的圣劳伦斯谷页岩气跨区域重组组织(RIGSVSL)。该组织的成员主要由整个受威胁地区有经验的中年业主组成,他们许多人与政党(主要是魁北克人党)有联系。

重组组织采用传统的社区组织方法,他们游说乡村社区,要求居民们在支持倡议信上签字,还出售醒目的红黄色的“不要页岩气”的标志牌,现在魁北克的村庄和乡间公路边遍布这种标志牌。有超过3万名业主在支持倡议信上签了字,签字率有时高达90%。组织者给市政厅带去了地图,上面用颜色一个个精心标出了支持倡议的地产。许多市政府动摇了,有超过60个城镇通过了专门旨在保护饮用水资源不受工业钻探影响的地方法规。

这些地方法规更多是象征性的而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它们肯定使能源工业在让水力压裂在该省获得社会接受方面所遭遇的公开失败广为人知。

政府资助的环境团体魁北克反大气污染协会(AQLPA)在给运动提供初步的专家意见和指导方面也起了重要作用。一个独立的学者和科学专家委员会是草根组织和媒体获得关键知识、专家意见和分析的主要来源。

 

菲利普·杜阿美尔

2013年9月26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