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美国中央情报局审讯手册(1963版)(二)

VI. 审查和其他措施

A. 审查

[删去一行]

一些大的库巴克分站有能力在审讯前对受审者进行心理评估和审查,目的是预先让审讯官了解受审者的性格类型。我们建议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应当尽可能预先对受审者进行审查。

对受审者的审查应当由审查人进行,而不是让审讯官进行,至少不应该由同一位库巴克审讯官即进行审查又进行审讯。

[删去五行]

其他心理测试最好由专业的心理学家进行。对于遣返美国的韩战战俘的测试显示,在罗夏克墨迹测试(一种人格测试的投射技术。测试由十张有墨渍的卡片组成,其中五张是白底黑墨水的,两张是白底黑墨水或红墨水的,另外三张是彩色墨水的。受试者被要求回答他们最初认为卡片看起来像什么,以及后来觉得像什么,心理学家根据他们的回答及统计数据判断受试者的性格——译者注)或者其他相关测试中拥有正常情感反应的受审者在审讯中往往更愿意合作,而那些冷漠、情感内敛或者沉默寡言的受审者则更不愿意合作。但是,极端的不愿意合作者和愿意合作者有相似的反应特征,虽然他们的本质和动机不同,但情感反应却是一致的。对七百五十九个被遣返的韩战战俘的档案信息分析显示,愿意合作者年龄更大,受教育时间更长,智力测试分数更高(测试是在他们被遣返美国后进行的),在被俘之前有较长的服役期,精神变态离散指数(一种用来测试社会融入度的指标——译者注)也更高……但是,5%的极端的不愿意合作者拥有上述所有愿意合作者的特征,除了年龄更大之外,没有办法区分两组的差别。

即使对受审者做一个粗略的预先评估对审讯也是非常有益的,因为这使审讯官在审讯开始之前,可以有一个更加符合受审者性格的审讯方案。莫洛尼博士曾经指出,匈牙利国家保护厅之所以能从枢机大主教敏真谛身上获得想要的口供,原因在于匈牙利的秘密警察针对枢机大主教敏真谛的性格,预先制定了有效的审讯方案。莫洛尼博士说:“大主教的内心毫无疑问拥有一个信念,就是把自己献给至高无上的力量(指上帝——译者注),那可以让他的内心更平静、更强大。在大主教敏真谛与匈牙利共产党情报机构周旋中处处体现了这一信念。对于枢机大主教敏真谛来说,服从至高无上的力量是非常自然的事(共产党镇压的力量在足够强大的情况下也可能替代上帝的力量——译者注),这是殉教的原则。”

对受审者的审查可以很简单,只要审查人关注受审者,而不是受审者所持有的信息。大多数人——甚至很多背诵过“应对审讯指南”的煽动家——愿意谈论他们童年的事件和家族关系。即使那些用假名伪造身份的人也会公开谈一些对于自己父亲的感受,因为他需要给自己虚假的人生背景增加一些细节。如果审查人懂得把获取信息的目的搁置一边,专心听取受审者的人生经历,对方很难把这样随意的聊天与危险联系起来。

审查的第一个目的是了解受审者的背景资料。审查人应该让受审者尽可能多的谈论自己。一旦谈话开始,审查人不应该用问题、手势或者其他方法打断受审者自白,除非审查人已经有足够的信息可以对受审者做出粗略的判断。如果审查人足够友善和耐心,受审者很容易自由的交谈。审查人不应该表现出对某一句话感兴趣,而应该表现出同情和理解。大多数受审者都会很快开始谈论他们童年的经历,所以审查人只需要静静地倾听,偶尔鼓励一下受审者就可以收获良多。比如,询问学校的老师、公司的老板、团体的领袖,会让受审者说出许多他对父母、上级和其他人的情感的意义,因为这些情感联系存在于他的内心之中。

如果审查人能够和受审者换位思考,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审查人越多的了解受审者的专业领域和文化背景,就越不可能错误的打断受审者的自白。用“对你和你的家庭而言,那段时间真的很不幸”,“是的,我明白你为什么会愤怒”,“听起来很令人兴奋”之类无害的评论,不仅不会让受审者分神,反而会让他感受到足够的同情。站在受审者这一边反对他的敌人也有同样的效果,“这不公平,他绝不应该这样对你”会促进双方的和谐关系,刺激受审者进一步倾诉。

审查阶段重要的目的是发现受审者是否有畸形或变态心理。那些有严重精神病的人经常会跑题,出现幻觉或者臆想,对他们自己的行为给予非常诡异的解释。释放或者转诊精神病患者会节省大量的时间和金钱。

审查的第二个目的是让审查人对于受审者在审讯中可能表现的态度有一个略微可靠的推测。

[删去一页]评估受审者有可能合作还是抵抗,因为针对两种人的审讯策略非常不同。

在无法使用正规方法进行审查的库巴克基地或分站,在重要的审讯进行之前与受审者谈一谈仍然很有必要。谈话不应该由审讯官进行,因为谈话的目的是要在审讯开始之前,为审讯官提供尽可能多的评估信息。

除非想要获得特殊震撼的效果,从审查谈话地点转移到审讯地点的过程不应该太突兀。

审讯官在首次与受审者会面时最好能够表现出和审查人一样友善和愿意倾听。尽管审讯官现在已经有了审查材料、简单的类型学划分,他仍然需要亲自了解受审者。如果第一次审讯就显得急躁,实际上给整个审讯固定了一种模式(也降低了成功环节的效果)。正如一位专家所言:“应该考虑到焦虑有强大的分隔人际关系的力量,不会利用这种力量的人永远不会进行有效的审讯。”

B. 其他预防措施

[删去三行],处理其他类型的受审者一般不会这么困难。列举以下应该遵守的原则:

1.所有有用的的信息都应该提前收集,虽然用得上的可能并不多。在审讯开始之前,审讯官应该认真研究这些信息。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2. 应该立即区分两类受审者。一类是要送到精心安排、设施齐全的审讯所进行审讯的受审者。另一类是要在新建的基地或者分站进行审讯的受审者。

3. 对于那些突然到访的“不速之客”也应该采取同样的预先评估措施。[删去四行]。预先评估措施包括审查“不速之客”的档案、对他们自称的祖国或职业,以及其他标准问题提供技术测试。在初次与他们接触后,应该立即提出下列问题,不要给“不速之客”任何摆脱压力、适应环境的机会。

a. 要求他们列举所有朋友和亲属的信息,有时甚至还需要他们列举这些朋友和亲属的国籍,这是帕普利姆政治庇护的第一要求。对他们提供信息真伪的审查应该尽快进行。因为他们有可能是假变节者,即使他们不是假变节,他们的朋友和亲属也可能无法通过审查。

b. 审查人在第一次与他们谈话时,应该时刻谨记所有情报机构或者共产党活的口号和特征,一旦发现类似线索应当立即记录下来,进而决定是否在审讯中追踪这些线索。

c. 如果可行,应该使用吐实药。如果不可行,可能需要在未来对“不速之客”做类似的测试。“不速之客”如果拒绝服用吐实药应该记录下来,如果发现他们曾经接受过专业培训也应该记录下来。“不速之客”对于提问的反应和举止也应该记录在案。

d. 如果使用吐实药、审查、调查、或者其他方法发现“不速之客”确实有情报机构的背景,我们必须取得⾄至少下列信息:

[删去一页]

5. 所有与审讯有关系的文件,所有与苏东国家相关的文件,或者所有不寻常、不熟悉的文件都应该按照惯例送往专业机构或者库巴克总部进行技术分析。

6. 如果在审查期间或者其他审前阶段发现受审者曾经接受过审讯(比如,曾经反复专业地受到审讯的特工),应当立即将这一情况通知审讯官。被多次逮捕的人也应该照此处理。因为有过被审讯经验的人会变得聪明、狡诈,他们可能识破审讯官的犹豫不决、明显的陷阱和其他弱点。

C. 总结

审查和其他预审手段可以帮助审讯官——当然也包括审讯官所属的基地、分站、[删去一词]——决定潜在的审讯者(1)因为与外国情报机构或者共产党有关系,而有可能提供有用的反间谍信息;(2)是否有可能自愿与我们合作。如果审讯官已经掌握了这些评估和审查所提供的受审者的个人信息,说明审讯官
已经做好了审讯的准备。

 

VII. 反间谍审讯计划

A. 反间谍审讯的本质

反间谍审讯的长期目的是从受审者身上获得有用的情报,短期目的是让受审者能够合作,如果受审者抵抗的话,就摧毁他们的抵抗能力,迫使他们与库巴克合作。如何使受审者的抵抗无效,诱导受审者服从, 最终使受审者自愿合作的技术将在本手册第VIII章介绍。

没有两个审讯是完全一样的。审讯是一个互相博弈的过程,因此,每个审讯都会因为目标和审讯官的个性不同而不同。审查阶段的整个目的和审讯第一阶段的主要目的是了解受审者的优势和劣势。只有受审者的优势和劣势都被了解和分析之后,审讯官才有可能制定有效的审讯方案。

针对抵抗的受审者进行的反间谍审讯需要对坦白过程有所了解(无论这种了解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霍罗维茨专门研究过坦白的本质,他在提到受审者为什么会坦白时说:“一个人面对指责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坚持不说?””为什么一个人要通过坦白给自己定罪?显然不坦白更好,至少不会更坏。”他认为一个人如果在没有被拘禁的情况下就坦白了,往往因为以下原因:

  1. 被明确或者含蓄地指控,而且他感觉到了这一指控。
  2. 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心理自由——指他感觉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受到了限制。这种感觉不一定和身体上的拘禁同步,也不一定符合任何外部条件。
  3. 他感觉到自己受到了压力。他不知道审讯官知道多少,因此他也“不知道正确的行为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么,更不知道如何利用当前的形势。”
  4. 他察觉到审讯官是权力的代表。他相信审讯官的权力远远比他强大,否则他不会感到被包围或者被攻击。如果他“察觉到指控有'真实'的证据支持,内外力量对比在向着有利于敌人的方向发展,他的心理状态将更不稳定。在这种情况下,会出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被告更倾向于反应过度或者夸大其词;表现出敌意或者剧烈的情感;表现出强烈的正义感,否认指控,保卫自己。”
  5. 他认为自己与朋友或者支持力量的联系被切断了。如果他真的相信这一点,他就成为自己唯一的“救赎”。
  6. “最为必要的可能是另一个条件——尽管这还不足以让他坦白——要让受审者感觉到罪恶感,罪恶感导致对自我的敌意。”同样,如果一个人感受不到罪恶感,那么,不论他做的事情在旁人看来多么的邪恶,多么的没有人性,只要他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他就绝不会坦白。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前面所有条件都满足,受审者也不会坦白,除非他遭到了拘禁。
  7. 最后,受审者已经在通向坦白的道路上走得太远了,一直走到底比原路返回容易得多。他察觉到坦白是他摆脱窘境通向自由的唯一方法。霍罗维茨的文章被长篇引用和总结,因为他所列的内容基本上是促使受审者坦白的可靠步骤,前提是受审者的抵抗在一开始就不是那么强,或者受审者没有被拘禁或者审讯,或者受审者没有接受过任何敌方情报机关或者安全机关在抵抗技术方面的培训。比如,对一个菜鸟或者有反叛意愿的共产党员或者共产党特工,即使不使用任何审讯之外的强制技术,他也可能会坦白或者合作,只要他亲身经历了上面所描述的步骤即可。

了解审讯,包括审讯环境和审讯环节非常重要,因为审讯可以给受审者施加明显的外在压力,只要他们没有习惯于接受审讯,或者受到过这方面的培训。有些心理学家将这一效果与父母和婴儿关系相比较。比如,梅尔洛认为,每一种语言关系都是在重复儿童与他们父母之间早期的语言关系。特别是受审者,他们往往把审讯官视为父母或者父母的象征,他们怀疑、抵抗或者服从。如果审讯官没有意识到这个无意识的步骤,结果可能是诸多潜在态度的混战。在这种情况下,受审者说出的供词,只是为了掩盖服从、抵抗这两种人格在更深层次的斗争。另一方面,如果审讯官明白这些事实,而且知道如何利用这些事实,就不必使用审讯之外的强制压力了。

很明显,仅仅通过心理技术使受审者内部产生压力,或者在没有强制的审讯环境中,很多反间谍审讯的受审者是不愿意合作的,甚至连服从也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操控技术——仍然关注受审者的性格特点,同时也从外部对其施加压力——就变得非常必要了。在本手册中,一个基本的假设是操控技术可以从根本上导致人格的退化。对于消解受审者的抵抗,强化他对审讯官的依赖而言,使他的人格退化至更早、更弱的等级十分必要。所有审讯技术都是为了击溃受审者的心理防御,后面列举的各种技术,从最简单的隔离到复杂的催眠和麻醉,都可以从根本上加速受审者心里退化的速度。随着受审者的精神从成熟退化回幼年状态,他们的习得人格或者结构⼈人格特征也将按逆向时间顺序消失,所以在成长过程中最后获得的性格特征——这些人格特征往往也是受审者用来抵抗审讯的特征——将最先消失。正如吉尔和布兰曼提到的,退化就是丧失自制力。

另一个对抵抗的受审者成功审讯的关键是,为他提供一个可接受的投降理由。

随着退化的进展,几乎每一个抵抗者的内心都会产生强烈的压力,他们会想放弃抵抗转向坦白。为了摆脱累积的压力,受审者可能会利用任何可以保留颜面的借口——只要这一借口可以安抚自己的良心。万一他们还要回到共产党控制之下的话,这一借口还要能对他们的上级和同事有交代。审讯官的任务就是在正确的时间给他们提供正确的理由。在这一阶段充分了解受审者⾮非常必要;正确的理由必须是某个与受审者人格相关的借口。

审讯的步骤是持续的,每一个前面的步骤都会对后面的结果产生影响。这是一个双向互动的,不可逆转的连续步骤。因此不能用反间谍审讯做实验,这意味着不能逐一使用这些步骤,最后试验出有用的方法。因为审讯是双向的,受审者在审讯中也会越来越多的了解审讯官。如果审讯官一次一次失败,会增强受审者的信心,增加他们的抵抗能力。本应该在审讯前的调查中获得的信息,如果审讯官试图在审讯中从受审者那里获得的话,审讯有可能起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B. 审讯计划

审讯计划比审讯的具体内容更加重要。没有两场审讯是一模一样的,审讯计划不可能在一开始就精确到每一个详细步骤。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制定一个粗略计划或者框架计划。一个没有计划的审讯失败率高得不可接受。更坏的情况是“先做了再说”策略会破坏本可以取得的成功,即使审讯官后来使用了正确有效的策略,前面造成的破坏也难以弥补。

即使不是为了审讯的目的,弄清对方的身份类型仍然有重要意义。对一个旅行者的审讯计划与对其他身份类型的审讯计划完全不同。根据对方自己身份的解释往往是不够的,还应该对他进行背景审查:(1)如果对方的身份已经被其他情报机构确认了,或者(2)如果对方的记录是完整的,或者(3)如果对对方的背景审查没有明显隐瞒的重要遗漏或者错误,或者(4)如果对方没有企图从询问者或者询问者的上级那里套取情报,又或者(5)如果对方愿意提供详细的信息,这些信息很快得到验证或者确认,那么他可以被认为是相对可靠的。

[删去三行]

库巴克对变节者至少要进行一次单独审讯,参与的压力往往来自欧登约克某个情报机关。对于单独审讯所需要的时间应该一开始就列入计划,千万不要忘记其他情报机关同行的权力和利益。在计划针对苏联变节者的审讯时要时刻牢记一个重要的事实,有一定比例的变节者其实是假变节者。1955年前后,苏联控制下的假变节者的比例高达[删去一词]。

库巴克没有执法权,特别是在受审者有可能是特⼯工或者其他有可能抵抗的受审者时这一情况尤为严重。作为一项原则,除非审讯机关能够控制受审者和受审者所处的环境,否则对一名专业特工进行审讯将非常困难。)

[删去十五行]

C. 具体措施

1. 具体目的

在审讯开始之前,审讯官必须非常清楚他想要得到什么,为什么他认为受审者掌握着信息,这些信息有多重要,最好的获取信息的方式是什么。如果不清楚这些目的,或者以为随着审讯进行,目的就会自己显现,将一定会导致漫无目的和最终的失败。如果审讯官不能清晰的知道审讯的具体的目的是什么,在询问之前应该进行更多的调查。

2. 抵抗

受审者抵抗的类型和程度应该被提前预期。如果能够提前认识到审讯想要的信息是否会以某种方式威胁或者损害到受审者的利益,将会对审讯官非常有利。

如果对受审者的利益存在威胁或者损害的话,审讯官应该考虑同样的信息(或者确证同样的信息)能否从其他渠道获得。仅凭微薄的证据就贸然进行审讯往往会浪费时间。另一方面,如果想要获得的信息对受审者并不敏感,直接询问受审者比给受审者下套进行智力比拼更有效。

对受审者预先的⼼心理分析可以让审讯官了解是否会遇到受审者的抵抗。如果受审者抵抗的话,审讯官需要明白受审者抵抗的原因是害怕他的个人利益受损,还是他属于不合作的有序-顽固人格或者其他类型人格。选择何种审讯⽅方法攻破受审者的抵抗也需要通过查清受审者的个性特征来决定。

3. 审讯环境的安排

审讯室应当不受干扰。墙壁、屋顶、毛毯、家具不应该使人感到惊恐。室内不应悬挂照片或者应该只悬挂昏暗的照片。是否应当摆放一张桌子不取决于审官是否需要一张桌子,而取决于受审者对于审讯官官衔和审讯级别的预期。如果需要一张桌子,最好是普通的桌子。最好给受审者一个软凳子,因为长时间坐在直背木凳上会导致身体不适,这种不适会加剧受审者的精神混乱。有些审讯条例强调灯光的重要性,光源应该在审讯官身后,光线应该直接射到受审者身上。当然,这种一刀切的办法是不现实的。对于合作的受审者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对于有所隐瞒的受审者,这样做只会让他们更加顽固。和其他细节一样,灯光的安排也应该取决于受审者的性格典型。

审讯应该尽量避免干扰。如果审讯室还用于审讯之外的目的,那么在审讯开始时,应当悬挂“请勿打扰”的牌子或者其他类似的东西。如果有人因为他忘了一支笔或者想邀请审讯官吃饭而进入审讯室,结果将是毁灭性的。因为同样的原因,屋子里不应该摆放电话,因为电话总是会在错误的时间响起。电话还象征着外部世界的存在,这会导致受审者隔离感降低,抵抗能力增加。

审讯室可以在照片或者其他物品后面完美地隐藏一架摄像机,在受审者不知道的情况下,对他进行拍摄。

如果使用新的安全屋作为审讯室,应当确保屋内环境按照需要进行安排。比如,应该提前了解电源插孔形状,以防需要使用变压器或者转换头等物品。

审讯应该被录像,然后传输到别的房间,或者录像的同时进行传输。很多有经验的审讯官不喜欢做记录。不做记录可以让他们更加专注于受审者所说的话,说话的方式,说话时的肢体语言。另一个不做记录的理由是记录可能会让审讯官司分神,或者会使受审者说话谨慎。在很多没有做记录的审讯中,受审者经常会误以为自己的话没有被记录下来而感到更放轻。另一个录像的优势是我们可以反复重看。对于某些受审者而言,没有心理准备地听见自己的声音会让他丧失抵抗意志。录音录像同时也可以防止受审者对供词扭曲或者否认。

[删去五行]

录像对于审讯官也是有价值的训练,审讯官可以在观看过程中发现自己的错误和最有用的技术。审讯录像还可以被用来培训其他审讯官。

如果可能的话,应该用自动设备把录像传输到其他房间,那间房间可以用作观察室。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让真正控制审讯的人(指审讯官的上级——译者注)可以记录下关键点,设计下一步审讯战略,调换审讯官,或者在正确的时刻做戏剧性的干涉等等。在受审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其身后安装一个指示灯或者其他可以提示审讯官的方法也很有用。指示灯可以提醒审讯官离开审讯室,以便得到上级的建议或指示,或者提示其他人将要进入审讯室。

4. 参加者

一般情况下受审者会被单独审讯,因为有些技术只能在单独审讯的状态下使用。单独审讯会加强受审者的隔离感。如果没有对受审者进行审讯,就试图同时招募或者揭露两个以上的嫌犯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单独审讯造成的囚徒困境会引起其中一个人的服从或者两个人不同程度的妥协。第IX章会讨论如何审讯几个互相有关系的受审者。

一次审讯需要审讯官人数的差别很大。审讯官人数的安排需要诸多考虑,其中最重要的考虑是案件的重要性和受审者的抵抗能力。审讯的大多数环节往往由一个审讯官进行,但有一些审讯技术需要两、三个或者四个以上的审讯官。二个审讯官一起审讯经常会产生不必要的厌恶和冲突。计划和后面采取的行为应该把这种交叉影响在产生前就消除掉,否则受审者有可能利用这种交叉影响为已所用。

没有参加审讯的团队成员可以在观察室待命。对于没有经验的审讯官,观察正在进行的审讯是非常好的培训方法。

一旦审讯开始,审讯官应该在两个层面行动。审讯官实际上需要同时做两件完全相反的事情:和受审者建立和谐关系的同时保持一个观察者的身份。审讯官要给抵抗的受审者留下一个强大而有敌意的形象(目的是为了消除抵抗,为和谐关系建立必要条件),观察受审者的反应、评估自己行为的有效性,同时在深层次上保持中立。不合格的审讯官总是把两个层面的行动和角色扮演相混淆,实际上,两者有决定性的差别。如果审讯官仅仅假装投入感情或者对受审者有预设态度,受审者会很快识破他的伪装。为了有说服⼒力,愤怒和同情都必须真诚。但是为了有效,审讯决不能破坏深层的、精确的、冷静的观察。在两个层面行动并不困难,甚至并不罕见。除非审讯官的情感与某个情景产生共鸣,导致他的判断力下降,否则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都会既是表演者,又是观察者。随着经验的增长,审讯官会对两个层面的行动越来越熟练。如果审讯官发现自己投入了太多的感情,不能做到完全中立客观时,他应该上报,要求更换审讯官。尽管选择一个年龄、背景、技术、个性和经验合适的审讯官花费了大量的努力,但有时候审讯官和受审者在第一次见面就会立即发现他们互相吸引或者互相厌恶,这种感情如此强烈以至于必须立即更换审讯官。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审讯官应该立即报告上级。这种情感投入行为并非不专业,如果不上报才是真正缺乏专业的表现。

5. 时机

在审讯开始前,应当计算审讯官和受审者所需要和所拥有的时间。如果受审者没有被拘留,应该提前查明他的日常安排,这样就不会因为他的某个重要约或者必须要做的工作,而不得不在关键时刻把放他走。

因为从抵抗的受审者那里获得信息非常困难,所以应该等到所有明显的相关信息和从合作的受审者那里获得的信息都被收集好后,才开始审讯。

审讯被拘留的抵抗的受审者的时间应该经常变动。受审者的抵抗能力会因为混乱的时间安排而消除。受审者可能会被搁置数日,可能被允许回到拘禁的地方睡上五分钟,然后再带回审讯室继续审讯,尽管之前的审讯已经进行了八个小时。这个环节可以用来打乱受审者的时间顺序感。

6. 结束环节

在审讯前应该计划好审讯如何结尾。提问的类型、审讯的策略,甚至审讯的目的都需要根据计划好的结尾而设定。[删去三行]如果因为没有证据而不得不释放受审者,库巴克只能把他列入黑名单,而不能对他进行反间谍监控,那么应当避免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尾,因为那只会使受审者提高警惕,却不能获得任何有价值的情报。最差的审讯就是没有结论又一无所获。

还有很多实用的结尾细节需要被提前考虑。受审者的文件应该被退回给他,还是应当保留在以备后用?应该付给他钱吗?如果他是个骗子或者敌方特工,给他拍照、按手印了吗?后续的联系有必要或者值得吗?再联系的方式预留好了吗?封口承诺取得了吗?

正如前文所强调的那样,对于极端抵抗者的成功审讯通常包括两个关键部分:

对受审者退化的精确计算,以及提供给受审者可接受的投降理由。如果这两步走过了,我们就需要通过说服、转化等方法使他顺从。换句话说,那些已经泄露信息的受审者,那些已经找到理由缓和泄密给他带来的良心、自尊心伤害的受审者往往愿意直接接受审讯官的价值观,追随他的主张。如果想要招募受审者为我们工作,转化说服就是必须的。即使受审者已经没有任何进一步的价值可以发掘,多花一点时间用你的价值观填补他价值观垮掉后的真空也不失为一个巩固成果的好办法。所有的非共产党情报机构都受到前受审者的困扰。前受审者会提出要求,如果要求没有得到满足,他们就会威胁或者采取敌意的行动。特别是变节者,他们总是对任何当局都充满敌意,他们会威胁或者直接把联邦特工告上地方法庭,采取复仇的宣传策略,或者找地方警察报案。如果他们在审讯阶段受到了外部的强制力,这些前受审者经常会变成未来的麻烦制造者。

审讯结束后和他们相处一段时间会强化受审者对于审讯官世界的接受程度,审讯官很可能仅仅多花一点时间就可以消除受审者未来的复仇企图。不仅如此,说服转化可能会让受审者长期为我所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