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抗争的50个要点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在镇压下工作:士气与沟通

非暴力运动迟早会受到挑战,必须应付对手的镇压措施。本章概述了如何制定“反镇压”策略,以减低镇压造成的影响。首先,让我们把“镇压”或“制裁”当作一种成本,就像食物或衣物的价格那样。一般来说,价格越高,购买力就越小。创建“安全文化”,最大程度降低对手渗透运动和破坏沟通的能力,应该成为策略的基本原则。

41. 镇压是怎样发挥作用的?

非暴力运动力量越大,对手就会觉得自己越弱。通常,为了压制非暴力运动,对手会想方设支破坏运动成员的士气,还会采取其他行动来减少社会和个人的变革诉求。另外,对手还会试图增加非暴力运动的运营成本。要做到这一点,扰乱成员间的沟通是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打击公开活动、逮捕活跃分子、营造恐怖气氛,都会增加整个运动和个体成员作为活跃分子的成本。对手希望的是,如果成本够高、风险够大的话,活跃分子和支持者将会减少并最终消失。

镇压有两方面的效果(见第二章)。较小的效果是惩罚“犯罪”的个人。较大的效果(也是镇压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惩罚个人,而是为了杀鸡儆猴。你的对手通过惩罚你来警告别人不合作的代价将会有多高。

非暴力运动必然面临某种形式的镇压。组织者需要有相当高的技巧去说服活跃分子和支持者:我们有能力对付镇压!在处理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明白:

• 消极被动并不能避免镇压。
• 抵抗越猛烈,对手越有可能采用压倒性的武力。

因此可以制定以下策略:利用对手的镇压来加强而不是削弱非暴力运动:

• 对手的暴力和镇压不应成为停止非暴力运动的有效手段而被合法化。
• 不要诉诸暴力和破坏行动,这样不仅会丧失非暴力抗争的合法性,还会成为对手镇压非暴力运动的借口。

42. 最常见的镇压手段是什么?

1. 对活动的镇压

包括一系列措施,往往制定在禁止某些行为的特殊法律框架中。例如,津巴布韦的《公安和安全法案》(POSA)规定五人或五人以上聚会即为公众政治集会,规定必须由特警授权方可合法进行。这些措施的目的是为了减少非暴力运动的政治空间,并为运动增加各种组织和运营成本。

2. 对个人的镇压

包括威胁参与者,监听他们电话,逮捕、囚禁、殴打、折磨,甚至杀害活跃分子。这些手段与对活动的镇压不同,其目的是要吓退更多的人加入抵抗,同时使运动的领导层四分五裂。专制政权经常对重要的活跃分子加以迫害,希望他们的命运对他人产生示范效应,活跃分子的家庭成员——包括孩子也经常成为迫害的目标。

3. 营造恐怖气氛

专制政权往往投入巨资,使那些可能威胁其权力的参与者生活在恐怖气氛中。这些政权有计划地镇压个人和活动,还利用无耻的国家宣传机器来营造“群起而攻之”的氛围。在这样的环境中,持不同政见者的处境等同于恐怖分子和叛徒。

专制政权试图把镇压措施与政治宣传相结合来营造一种氛围,使普通市民不敢谈论可能被理解为反政府的话题。在这种情况下,变革诉求受到控制,愿意参与运动、推动变革的活跃分子也会减少,因为抵抗和改变现状的代价太高了。

秘密警察机构在专制政权执行其政策的过程中占有特殊地位。这些机构(有些是合法的,但常常超越法律赋予的权限)长期监控、恐吓活动家。他们之所以能够这样做,是因为国家安全部门的使命是维护当权者的统治,而不是保护公众安全。

43. 什么是安全文化?

安全文化包括一系列采取和遵循的行为准则,目的在于尽量减少对手反情报活动对非暴力运动的影响。它基于两个主要原则:

1. 永远不要假设对手的情报人员没有渗透你的运动。

小心制定计划并按计划行事。在对手中找到非暴力运动的同情者,也许他们越来越觉得当权者镇压非暴力运动是非法的,或镇压根本没有用。遵循“知所须知”原则,如果你的成员之间不需要知道对方的名字,就不让他们知道。如果下周有一个会议,你要在发布通知前考虑哪些人是必须被通知到的。即使必须被通知到的人,你也应该考虑是现在就通知他们,还是等到会议前几个小时才通知他们?

2.不要改变正常的活动,或做出不寻常的举动,这样只会引起注意。

举例来说,如果专制政权知道大部分人不支持它,你假装支持它反而会引起注意甚至暴露成员的身份。不要只跟非暴力抗争的活跃分子来往,尽可能开阔你的社交圈子和联系人。如果你认为自己一直遭到监视,就不用担心自己是否遭到监视,而是集中精力于减少泄密。

44. 如何保护自己的通讯?

随着非暴力运动的影响越来越大,成员受到的骚扰和威胁的风险也会增加。必须为非暴力运动建立安全保密的通讯渠道。不仅要告诉成员对手渗透组织的能力,还要团结一致,互相保护。最好的保护方法是培训活跃分子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更重要的是该怎么说。为了防止对手获得关于行动计划的敏感信息,不应在不安全的环境中——包括手机和互联网通信——提到姓名、日期和电话号码等信息。并非所有互联网通信都不安全,但普通的电子邮件确实不安全。

举例:如何告诉一个负责招募志愿者的活跃分子你有朋友想加入非暴力运动?

创建并不断改善“安全文化”,以便尽量减少对手渗透运动的机会,这是至关重要的。这样不但可以降低运动的运营“成本”,使活跃分子能够承受参与运动的“代价”,还能维持支持者的变革诉求——因为对手的丑态和无效的镇压只会适得其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