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抗争的50个要点 第一章

第一章 战略性非暴力抗争简介

1. 为什么要读这本书

如果我们把世界上的非民主地区当作一个巨大的战场,我们就会看到在政治权力的斗争中,人们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观念。甚至就在你读这本书的同时,持有这两种观念的人们仍在相互对抗,在二十世纪的大部分时间,这种对抗都在持续。第一种观念——也是使用得较多的观念,来自某些最著名的革命家: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就曾说过:“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我们是战争消灭论者,我们是不要战争的;但是只能经过战争去消灭战争,不要枪杆子必须拿起枪杆子。”——《毛泽东选集》

使用暴力来夺取、巩固和加强政权是第一种观念模型的工作原理。毛泽东称之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奥萨马?本?拉登也持同样观点,他坚持认为,压迫“永远不会被摧毁,除非是在枪林弹雨中”。在这一模型下,政治权力的竞争是无法通过自由公平的选举来完成的。相反,正如约瑟夫?斯大林所说:“那些投票的人什么也決定不了;那些数票的人才能決定一切。”

另一种赢得政治权力的途径便是采取非暴力抗争的方式。伟大的阿根廷作家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就曾经指出:“暴力是弱者最后的避难所。”本书就是献给那些为了实现理想而选择了非暴力抗争方式的人们。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2. 真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吗?

有相当多的人都是这样认为的。让我们回忆一下最近几个使用暴力来行使政治权力的例子:

1990年8月: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下令入侵科威特。他是在行使政治权力吗?是的,他运用国家权力来达到政治目的:伊拉克控制科威特的石油并扩张领土。

1999年春天:塞尔维亚独裁者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面对那些强烈要求从塞尔维亚独立出去的科索沃阿尔巴尼亚人时,也采取了与萨达姆?侯赛因类似的方法:警察和军队把成千上万阿尔巴尼亚族人赶出了家园。

2001年9月11日:基地组织为了获得政治权力而采用了骇人听闻的手段,19名自杀性劫机犯迫使飞机撞击了纽约和华盛顿的建筑,导致大约3000人死亡。

所有这些例子都是试图通过暴力手段获得权力,而且最终都激起了暴力的回应:

1991年1月17日:以美国为首的30多个国家组织了一支联合部队,采取了一系列军事行动,并最终迫使伊拉克军队退出了科威特。

1999年3月24日:北约部队开始轰炸南斯拉夫,并最终迫使塞尔维亚安全部队撤离,阿尔巴尼亚难民得以重回故土,但同时也造成了大量平民伤亡。

2001年10月7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部队入侵阿富汗。

2003年3月20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部队在国内外一片反对声中入侵伊拉克。

1999年,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选择了与北约国家对抗而不是和解。

3. 除了暴力之外我们还有其他选择吗?

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信仰相反,有很多不使用暴力却有效行使了权力的例子:

印度于1947年从大英帝国独立,很大程度上是自1916年开始的战略性非暴力抗争的结果。由于圣雄甘地动员民众找回自己的自尊和自信,他所领导的大规模不合作运动给英国政府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同时他在英国的控制范围以外建立了众多的机构,从而动摇了英国在印度国内外的统治根基。

20世纪80年代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废除,标志这场长达十年卓有成效的大规模非暴力运动进入了关键阶段。这场斗争的主要领导者纳尔逊?曼德拉在这一时期多半时间都是在监狱中度过的。但是他的追随者们通过抵制、罢工和抗议给政府施加了巨大压力,最终迫使政府作出妥协,建立保障平等权利的新政治制度。

1986年,菲律宾“人民力量”革命导致了费迪南德?马科斯独裁政权的垮台,非暴力抗争在这场运动中起到了主要作用。非暴力抵抗者们甚至在多次行动中保护过不再向政权效忠的部队。

波兰的团结工会开展了一场持续十年之久的非暴力抗争,并最终导致1989年共产党政权的倒台。团结工会首先通过罢工建立了自由工会,后来在戒严法(译者注:1981年12月13日,政府领导人雅鲁泽尔斯基宣布取缔团结工会,颁布戒严令并建立救国军事会议,戒严法在1983年7月正式解除)实施期间从事地下活动,继续向政府挑战,质疑政府的合法性。最终,波兰共产党领导人决定与团结工会谈判并着手举行自由和公正的选举。

1992年5月,泰国人民通过非暴力抗争(其特征是大规模的罢工和抗议)结束了军事独裁统治。2006年初,一场非暴力运动迫使泰国总理辞职,人们普遍认为这位前总理存在腐败问题。

近年来,非暴力运动成功地在以下国家结束了独裁政权,或迫使外国军队撤离:
塞尔维亚,2000年
格鲁吉亚,2003年
乌克兰,2004年
黎巴嫩,2005年

即使在今天也有大量反对独裁政权的民主运动正在使用战略性非暴力抗争,其中包括:
白俄罗斯
缅甸
伊朗
西巴布亚
津巴布韦

还有很多地方的斗争没有得到媒体的关注,比如阿塞拜疆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有许多工人、农民和被剥夺了公民权利的群体正在为权利、平等、自由和公正而斗争。

你从没有以这种方式来看问题吗?
现在就开始吧!

4. 那么,谁才是对的?

我们前面提到了几起近年来依靠暴力实现政治目的突出例子,下面是其部分结果:

1. 科索沃:尽管有成千上万联合国维和部队驻扎,但这一地区的局势仍不稳定。持续不断的毒品和军火走私、政治反对派之间的暴力对抗和种族冲突,都只是使用暴力带来的不幸后果中的一小部分。

2. 阿富汗:尽管有成千上万北约部队驻扎,但在该国大部分地区,武装冲突仍然没有停歇,不幸的是,这里的主要进出口商品仍然是海洛因。

3. 伊拉克:超过十万部队驻扎在伊拉克,却仍然没能阻止日益增长的恐怖袭击和内战,已有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和伊拉克人在这场战争中丧生。

另一方面,过去十年中有很多国家使用了非暴力抗争的方式,其结果截然不同:

1. 塞尔维亚:塞尔维亚曾是巴尔干地区诸多问题的源头,然而在过去五年中,塞尔维亚在成为一个政治民主、社会安定的国家目标上迈进了一大步,也朝着加入欧盟的的目标迈进了缓慢但明确的一步。

2. 格鲁吉亚:该国的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都有了显著的进步,并且未来似乎也不再可能发生选举舞弊。

3. 乌克兰:尽管政治依然不稳定,但该国一直在通过选举和政治程序来解决争端,而且给政治对手投毒的事也不大可能再次发生,这在2006年的民主选举中得到了印证。

4. 黎巴嫩:该国一直以旷日持久的内战和数以万计的叙利亚士兵以非暴力手段迫使叙利亚政府撤军而闻名。

如果这些成功的例子还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话,那么让我们来看一看2005年自由之家(译者注:自由之家是一个国际性的非政府组织,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其最知名的工作是对各国民主自由程度的年度评估)发布的一项研究结果,这项由阿德里安?卡拉特尼茨基和彼得?阿克曼完成的,名为《如何赢得自由:从公民抵抗到持久民主》的研究发现,过去33年里的67次民主转型中,非暴力公民抵抗运动在起到关键作用的占50次。而且如果反对运动使用非暴力抵抗的方式,转型成为一个自由公正社会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相反,如果反对运动通过暴力来实现社会转型,建立持久民主的成功率就会大大降低。因此,非暴力抗争不仅是暴力的“切实可行的替代方案”,而且经验还显示,与暴力方式相比,非暴力抗争的方法和战略带来的社会变革更加积极,也更加长久。

谨记以下教训:

暴力意味着那些没有参与冲突的人们也成为受害者,想想那些在塞尔维亚、伊拉克或阿富汗的轰炸中遇难的人们,以及武装冲突和内战带来的破坏。简而言之,暴力的经济和社会成本将由所有人承担。

虽然那些诉诸暴力的游击队员们可能掌握了许多所谓的“硬”技能(如军事战术、后勤和计划等方面的知识),但他们大多缺乏建立民主社会所需的“软”技能(如大众传播、妥协及建立同盟)。相反,使用战略性非暴力抗争的方法能够使活动家们提高在民主社会从政所必需的基本能力。

谨以本书献给那些相信非暴力抗争方式的人们,尤其是那些为使自己的家乡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而愿为非暴力抗争贡献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的人们。——-本书作者

4 评论文章

林一平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