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第一天-1

编者按:这是一个五天的培训课程,由世界著名非暴力运动培训机构——塞尔维亚“非暴力行动与战略应用中心”负责人斯尔贾·波波维奇和斯洛博丹·德吉诺维奇主讲。培训第一天我们没有获得拍摄视频的授权,在此只能发布由录音整理、翻译的文字。

作者介绍:《埃及从推翻米洛舍维奇的学生身上学到了什么?》
 
我们这个课程将要讨论什么是非暴力运动,非暴力运动有哪些战略和战术。我们将要讨论什么是政治力量的本质,所有政治力量,不论是政府、NGO,还是工会,靠什么支撑。如何把人们争取过来,让他们不再效忠政府。我们将要讨论什么是服从,分析人们为什么会服从于权力,怎样改变人们的服从。我们还将介绍权力图表,把权力的变化清楚的呈现出来。
 
首先我们要讲非暴力运动的定义。非暴力运动不是躲避冲突,而是主动寻求冲突。有些人认为非暴力运动就是发动一大群人上街游行,这是外行和媒体的误导。虽然人数确实是非暴力运动成功的重要因素,甚至是决定因素,但并不是唯一重要的因素。如果你认为非暴力运动就是抗议、游行、走上街头,那你了解的只是非暴力运动的皮毛和表象。这就像你谈到战争,就以为只是一群人拿着武器互相攻击那样肤浅。不过媒体常常就是这样报导的。
 
“占领华尔街”运动有数万名支持者,但最终几乎一无所获,正是因为运动的组织者不了解非暴力运动的过程和内涵。我们在后面的案例分析中将会谈到聚集人群战术的应用。在另一些案例中,比如在中国这样的高压国家,我们就要推荐分散和去中心化 战略。
 
非暴力运动的重点是愿景(目标)、纪律和大联合。愿景是把人群聚集起来的动力;没有纪律聚集起来的人群就是一盘散沙;没有大联合,运动的实力就不会强大。
 
为什么愿景重要?还以“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例,当他们被问到“你们如何定义你们的愿景”的时候,他们回答“我们不想定义我们的愿景”。你们连自己想要干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要要加入进来?
 
为什么大联合重要?比如在白俄罗斯,7个反对党对阵独裁者卢卡申科,因为没有联合,最终被卢卡申科逐一击败。
 
纪律当然更为重要,比如一个数万人参加的非暴力和平静坐行动,如果没有纪律,可以轻易地被一个向警察丢石头的人毁掉,而且记者就喜欢拍这种人。观察一个运动是不是有纪律,只需看一看队伍打头阵的是老人、女性、僧侣,还是愤怒的年轻人。如果是前者,那么这个行动的背后一定有组织。老人、女性、僧侣不容易使用暴力,与他们接触的警察也不容易动用暴力。这样才能把暴力发生的可能降到最低。比如缅甸的抗议游行就是僧侣走在前列,不是因为僧侣比其他人更勇敢,或者他们在进行宗教抗议。缅甸的抗议游行和宗教毫无关系,他们抗议的是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他们这么做是为了维护非暴力纪律。如果警察对和平游行的僧侣开枪,将会激怒所有人。
 
现在我们假设一种情况:2010年12月25日,你在纽约街头,正走向百老汇,你要和圣诞老人见面。圣诞老人手里拿着一个水晶球,这个水晶球可以让你看到1年半之后的未来。但有一个条件,就是在你看到未来之后,你要到国家有线新闻网把你看到的未来告诉全世界观众。因为好奇,你答应了。然后你就坐在演播室里说:“在2011年,突尼斯的本·阿里、埃及的穆巴拉克会被推翻,也门会变成一个自由国家,阿萨德在叙利亚的地位会受到严重挑战,本·拉登和利比亚的卡扎菲会死掉,卡尔扎伊会被暗杀。当然,这些都是独裁者,他们被推翻没什么令人惊奇的,真正令人惊奇的是成千上万的美国青年在大银行门前抗议,并且占领了华尔街。”突然演播室的大门打开了,两个穿着白大褂的粗壮男子走进来,你被架出去,并且送进了精神病院。但这就是真实的2011年,非暴力运动摆脱领袖的光环直接走到台前宣告他们的权利,他们的运动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有人说2011年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果实被一群坏蛋窃取了,“占领华尔街”不过是一群人酒后的狂欢,但是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我们确切知道的是,就在我们上课的时候,非暴力运动正在全球范围蓬勃发展。证据就是你google“抗议”这个词,每天至少有15场大型抗议,不论你搜索哪个国家,他们的首都有无数人在因为不同的问题进行抗议。有些抗议仅仅是抗议,另一些抗议则是某个重大运动的一环,这是两者的重要区别。
 
这些运动有的很成功,有的不那么成功,有的彻底失败了。我们的课程就是为了找出这些运动中间发生了什么,导致结果这么不同?为什么在有些案例中,非暴力运动能够迫使政府退让,实现了他们的目标?为什么在缅甸的案例中,政府先是妥协,后来又对反对派进行了镇压?在另一些案例中,非暴力运动与政府达成了和解,但政治变革付诸东流。
 
我们将要分析这些现象。我们现在是在美国,我们就以好莱坞电影为例来讨论这个问题。有关越南战争的电影多得数不清,对吧?有关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非暴力运动的电影有几部?顶多有4、5部。
 
如果你在政治学院的书架上,随便取下一本历史书,翻到它的目录,看一看有多少章节与战争或者非暴力斗争有关。你会发现这一比例出奇的巨大,不论这本书是什么层次,属于哪个国家,写于哪个年代,都是如此。为什么?因为这些事件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大程度的改变了历史。
 
我们简单回顾20世纪的历史,分析一下武装斗争为什么在社会变革中影响巨大,然后再讨论一下20世纪末的非暴力运动。第一个大事件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其导火索是塞尔维亚的一个疯子杀死了奥匈帝国的皇太子。但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学生:暗杀发生后,欧洲各国开始争霸,就是看谁能控制更多的领土,谁有权利支配殖民地和弱小国家,谁可以控制全球经济资源。虽然塞尔维亚的疯子引发这场战争的原因与上述理由毫无关系,但是德国人对这一行为非常不满。作为一个殖民地非常少的大帝国,就算没有萨拉热窝事件,也会有其它事件挑起这场战争。而一战的后果是德国分裂,几大帝国瓦解。殖民体系基本没有变化。
 
20多年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二战爆发的原因是什么?
 
学生:德国在一战后经济崩溃,他们需要走出困境,找到发泄口。
 
学生:我觉得是一种信仰的冲突,德国人认为自己的国家利益至高无上。
 
我同意第二种观点,二战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冲突。20世纪30年代,有三种完全不同的意识形态在争夺人类的思想。第一种是自由民主制+自由资本主义,虽然这种政体给予马丁·路德·金想要的黑人权利还不够,但是我们仍然认为它是自由民主制+自由资本主义的,可以称为中等民主。第二种是右翼的疯子,像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党,德国、日本和意大利的法西斯军国主义。这几个国家意识形态类似,都持种族主义、国家主义和军国主义的观点。第三是左翼的疯子,斯大林的苏联,毛泽东的中国是其典型代表。正是这三种思潮的冲突让国家之间和人类之间没办法互相忍受。此后发生的不仅是国家之间的战争,斯大林、毛泽东和希特勒都在自己的国家内部对异议者进行清洗。
 
学生:我认为你刚才说的法西斯和共产主义其实是一丘之貉,他们打着的旗号都是劳工权利和人人平等。只不过法西斯更强调国家,共产主义者更强调阶级。
 
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这种左右的说法是一般政治学界的划分方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相似的两种政体会被放在政治倾向表的两端。撇开原子弹轰炸日本、几个强权被瓦解等现象。什么才是隐藏在冲突背后的本质?三种思潮中的两种联合起来干掉了其中的一种。其实谁胜谁负并不是必然的结果,如果斯大林和希特勒联合在一起,丘吉尔和自由民主可能就被干掉了;如果希特勒和丘吉尔联合在一起,后来也就没有共产主义了。
 
第三次大的国际冲突就是冷战。虽然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联合起来干掉了法西斯,但二者终究同床异梦,于是冷战就开始了。冷战期间虽然也有数不清的局部战争,但总体上保持了对峙。冷战的结果又是什么?现在距离二战结束还不到70年,殖民体系没有了,法西斯意识形态没有了,共产主义基本没有了,自由资本主义政治体制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巨大的变化就是在冷战中实现的。你现在很难找到一个人和你辩论到底你是左派还是右派,更不可能找到足够多和你想法一样的人一起打一场世界大战了。不能说完全没有,但是基本上正常人都不会再为某个主义和任何人开战。所以在21世纪,战争,或者说广义上的军事冲突,已经很难再有历史性的影响了。
 
现在我们讨论一下非暴力抗争。第一个实施非暴力抗争的人是圣雄甘地。我们开始就谈到了非暴力运动的本质是什么。现在我们来谈一谈过程。甘地运动的结果是什么?印度、巴基斯坦从英国独立。多米诺效应产生,一个又一个国家或者通过暴力起义,或者通过群众运动纷纷取得独立,最终终结了殖民体系。如果你从2013年的角度回顾历史的话,全世界几乎已经没有几个殖民地了。单单甘地一个人的非暴力运动,其影响就已经超过了整个一战。尽管他的影响是如此巨大,但几乎没有关于甘地的好电影。这让我感到非常愤怒。
 
另一个人非暴力抗争的领袖是马丁·路德·金。我们前几天刚刚因为他享受了一天的公共假期。我们都知道他是田纳西州孟菲斯的牧师。我的朋友曾经听过金博士的布道,他的布道激情澎湃,人们都很愿意听。他斗争的主要目的是人权,准确的说,是黑人可以在白人身边吃、喝、唱歌的权利。因为这件事情很复杂,不仅仅影响一个地方,而是传播到了全世界。这场由金博士开始的权利运动蔓延出去后,在南非维多利亚港获得最后的胜利,彻底打垮了全世界的种族隔离。在2013年的今天,一个人如果持种族主义立场,他将被视为粗野、没有教养。肤色不再是区分人的标准。其实这才是它伟大的历史意义。奥巴马总统就是这种种族平等的证明,他昨天刚刚宣誓连任。
 
瓦文萨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之一。他是波兰团结工会的领袖。他动员和组织波兰工人,通过罢工等非暴力行动,实现了波兰的民主化,最终把波兰从苏联的掌控下摆脱出来,其他东欧国家也以波兰为榜样,把苏联军队一一赶出去,最后苏联人自己终结了苏维埃体制。是瓦文萨和他的战友——捷克人、德国人、匈牙利人——在标志性的柏林墙倒塌事件后,终结了冷战,开启了欧盟时代。他领导的非暴力运动深刻的改变了世界。除了世界少数几个角落,民主自由已经成为普世价值。
 
这很可能是你上过的最差的历史课,因为我的学术背景是生物学,所以一定有很多错误,各位就海涵吧。但是如果我们不了解这些运动,那一定非常遗憾。为什么这些人看似没有力量,事实上却有着如此大的能量呢?为什么武装运动只能维持一个小规模团体,而非暴力运动却会得到全民的支持呢?其中一个原因是,你向基地组织的恐怖分子射击和你对和平抗议的人射击,人们对你的反应是不同的。不管你在世界的哪个角落,人们都不可能把两者视为同一类人。非暴力运动关注的是人民的力量,而暴力运动只能受到那些有武装力量的“强人”的追捧。
 
想想看,军队的招募标准是:男性、18-35岁、健康、受过训练,可以忍受炎热与酷寒,抵抗泥泞与潮湿。能经受这样标准检验的人比例能有多少呢?暴力运动又怎么可能动员起大多数人参与呢?想想看吧,谁是非暴力运动的主要人力资源?性别、年龄、身体状况统统不限。塞尔维亚非暴力斗争的主要依赖对象是13、14岁的少年男女。在街头涂鸦与反涂鸦的斗争中,警察完全不是对手。孩子们可以放哨,如果警察出动,我们就会收到短信。城市的所有角落都有这些孩子做我们的眼线。我们的少年情报网如此严密,我们对警察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警察从基地到我们的聚会地点需要2个小时,这意味着我们有2个小时的时间组织游行,带上扩音器,召集人群参加我们的聚会,把扩音器分发给大家,大家一起走上街头。当警察到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出发了。我们能有如此效率,是那些少年男女的功劳。
 
还有另一群退休老人,我们称她们为塞尔维亚运动的“抵抗母亲”。他们为我们提供面包,为受伤的少年包扎伤口。如果我们的人被捕,这些老人会把警察局的电话打爆,让他们的通讯系统瘫痪,这些老人是运动重要的成员。在人力资料方面,非暴力运动的一大优势就是任何人都可以参加。
 
学生:如果有人指责你们使用儿童参加战斗,你会如何应对?
 
我们没有招募这些孩子,他们是自愿和我们一起战斗的,我们根本没法阻止他们。我们不可能组织一支纠察队,上街抓那些用喷枪喷涂我们标记的孩子吧?
 
现在我们谈一谈科学研究。我们塞尔维亚人不擅长科学理性思维。幸亏有一些学者愿意研究非暴力运动,最近出版的一本研究非暴力运动的著作是《公民运动为什么能够取胜》,作者是玛丽亚·斯蒂芬妮和埃里卡·切诺维斯。她们研究了从1900年-2006年的323例暴力冲突和非暴力冲突。包括印度的大屠杀、南非的大屠杀、一战、二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所有的大型冲突,她们对这些事件做了大数据分析。其中最重要的结论是暴力斗争的成功率是26%,而非暴力斗争的成功率是53%,外国军事干涉的成功率不到30%,恐怖组织的成功率低于7%,所有的斗争形势中,非暴力斗争取胜的概率最大。从统计学角度分析,非暴力运动的成功率要两倍于暴力运动的成功率。所以给叙利亚、利比亚这些国家的革命家分发武器,实际上降低了他们成功的概率。我们以后会详细说明为什么这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从图表上可以看出,冷战时期非暴力运动和暴力运动的成功率不相上下,因为不论政府怎么折腾,在他们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华盛顿和莫斯科的大佬们就会空降过来,干扰革命家的活动。但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非暴力运动的成功率开始上升,到90年代末至21世纪初,其成功率已经从65%上升到了将近70%。
 
这张图显示了非暴力运动结束之后5年这些国家的政体变化。问题是人们能否重建稳定、构筑民主,是否有自由的媒体和公平的选举?只有4%的暴力斗争结束之后构建了民主制度,41%的非暴力运动成功的完成了民主转型。
 
为什么会这样?首先,非暴力运动会带来一种惯性,人们认为用非暴力方式可以结束专制,也可以选出领导者,这和公平大选、理性讨论的理念相吻合;相比之下,暴力运动的逻辑是谁的拳头大,谁就做领导,这种方式距离民主非常遥远。当你在镜头前侮辱卡扎菲,并且杀掉他的时候,有些人可能会对你的行为很不满,他们也想杀掉你。这就是暴力循环的逻辑。
 
第二,暴力运动往往是一小部分人干掉另一小部分人,然后自己获得权力。一般的情况是100-200个士兵哗变,冲进总统府,用枪顶着总统的脑袋,逼他交出权力或者实行变革。你没有任何手段保证新上来的这拨人和原来的不一样,甚至极权的程度会更高,因为新政权会害怕军队再次政变。
 
非暴力运动则完全不同。以塞尔维亚为例,我们揭露了米洛舍维奇的选举舞弊,最终赢得了大选。之后13年里,塞尔维亚的大选再也没有出现舞弊的情况。因为新上台的政客知道,一旦他们舞弊,就会和米洛舍维奇一样的下场。同时,人们也意识到,自己有力量推翻政府,再也不会受权力的奴役。
 
第三,当人们加入非暴力运动之后,人们就变成了利益共同体,不再是旁观者和搭便车的人。运动的成败和他们息息相关。奥巴马的竞选团队就精通此道,他们要求每一个到场的观众捐5块钱,观众们觉得自己投资了,大选那天一定会出来投票,否则自己的钱就白花了。一旦人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推翻了独裁者,新政府再想把人民的权利夺走,人们就不可能视而不见。从心理学上讲,人们不稀罕白送的东西,拼命努力之后获得的东西才会视如珍宝。这是人的本性。
 
第四,当获得成功之后,人们感受到非暴力斗争比暴力斗争更有力量,日后不会总是想要用暴力作为武器。
 
学生:就以南非为例吧,因为南非通过非暴力运动废除了种族隔离制度,人们现在经常使用罢工、抵制等方式来促进政治变革,这实际上妨碍了民主制度的运转。我们也发现很多国家的反对党都是这样,竞选失败之后煽动支持者上街推翻民主选举的结果,你是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我同意这是一种不好的现象,非常不好。但是非暴力运动是一种武器,没有善恶之分。这就好像你把一本书给了孩子,有的孩子拿去读,最后成了学者;另一些孩子拿去垫桌角,最终变成了吃货。有时候我们不能预料所有的结果。以我们塞尔维亚人为例,我们的内心永远充满热情,所以很容易把人们鼓动起来反对一件事情,却很难让人们耐下心来建筑一些事情。这很荒谬,但却是事实。
 
非暴力运动其实只是扫清了民主变革的障碍,民主改革的过程是长期的,不是一蹴而就的,要允许人们在其中试错,最终人们会发现在议会里面辩论是政策改革的最好方式,那时候民主就建成了。后面我们会谈到失败的革命和艰难的埃及转型期,那时候我们再详述这一问题。
 
在民主构建过程中,设计一部民主的宪法和推翻独裁者一样重要,甚至更重要。我们后面会提到非暴力运动实际上是把人们的情感调动起来,但靠情感是没办法设计宪法的,这一工作一定要有另一些人来做。但这不是我们这门课的内容,我们这门课只讲前半部分,即如何推翻独裁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