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第一天-2

提到政治运动和社会运动,你们首先会想到什么?你们认为社会运动和工人运动、环保运动有什么不同?实际上这些运动都属于社会运动的范畴。从消灭种族间的暴力仇杀到消灭街道上的狗屎,都属于社会运动的内容。社会运动会影响一些人,有精英也有草根,社会运动的目的就是影响更多的人。

当你们设计自己的社会运动时,你们必须要对你的目标群体产生影响。这些影响可能是让他们产生兴趣,也可能是触动他们的利益,甚至令他们讨厌。有时候另一些人讨厌也是影响他们的办法,这可能让你有机会和他们对话。社会运动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广大民众的参与。过去,政治一直是精英的事情,但是通过社会运动的形式,广大民众也可以参与政治,成为政治变革的推动者。非暴力运动和社会变革的联系非常紧密。

德国宗教改革运动发起人马丁·路德

照片上的这个人是德国宗教改革运动的发起人马丁·路德,他用往墙上贴公告的方式发布信息,达到的效果就像后来花100万元做的户外广告。他不是偷偷摸摸、躲躲藏藏的,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公告贴到教会的大门上。他揭露天主教会出售赎罪券,教徒花100大洋就可以买断他们所犯的罪孽。他还提出95条教会改革方案。这是在最合适的时间、地点,以最合适的方式,向目标受众播放的广告。很快,所有的信徒都知道了路德牧师对天主教会改革的主张。此后,欧洲开始了风起云涌的宗教改革。这一事件发生在16世纪,即黑暗的中世纪。面对最强大的敌人天主教会,他选择了正确的方法,即一个公告改变世界。这个案例告诉我们三个要素:传递信息;以公开的方式;有未来的愿景。这是非暴力运动的第一个层次。非暴力运动的第二个层次是社会不合作。

波士顿倾茶事件

这幅画是波士顿倾茶事件,美国独立运动的发端。他们为什么倾倒茶叶,而不是红辣椒或者其它东西?因为茶叶被英国人垄断,是英国的象征。倾茶会伤害英国的利益。美国人通过不合作,瓦解了英国在美国的殖民体系。和路德牧师的作法不同,波士顿倾茶事件是违法殖民地法律的,因此他们是悄悄进行的,这使得英国人无法找到他们,并把他们从家里面揪出来。这简直是不合作行动的杰作。我的朋友赫尔维,一位退役的美军军官,他列举了北美独立中56种不合作的手段。如果你们以为北美独立只是依靠军事进攻打垮了英国人,那就大错特错了。北美殖民地经过了长期的不合作运动,包括成立平行政府、拒绝执行政府公文、拒绝纳税、罢工等等,我们现在称这些手段为“白色罢工”,这意味着整个抗议过程长期而缓慢,虽然十三个州没有出现公开的抗议事件,但其实他们做得非常有力。波士顿倾茶事件就是这一系列抗议事件的缩影。

历史上各种运动如星河灿烂,就拿工人运动来说,有法国的工人运动、英国的工人运动、德国的工人运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工人运动、19世纪为争取民主权利的工人运动、法西斯民族主义工人运动等等数不胜数。但是到底是什么因素使得一个运动称得上是运动呢?举例来说,如果你google伊拉克战争,会搜索到很多抗议的图片。一看那些图片就知道,这是反战抗议,或者表达“我不同意这件事”,但是它们和社会运动如何区分开呢?或者说什么是社会运动者所有的因素,而抗议人群所没有的因素呢?

第一,象征符号。全世界的社会运动者,不论在柏林、东京还是世界其它角落,他们都会在各自的运动中打同样的标语,穿同样的衣服,通过同一符号组成一个整体。这就是我们称为身份认同的东西。这个身份认同,可以是符号,可以是音乐,也可以是其它东西,只要你的团体中所有人都使用就可以。

第二,价值体系。不管是男人、女人、年轻人还是老人,参与运动的人都具有相同的价值观。比如,环境保护运动,不管是美国的环保主义者,南非的环保主义者,还是塞尔维亚的环保主义者,都关心山川河流、珍稀动物、空气和食物。人们可能互不认识,但是要拥有一套相同的价值体系。这套价值体系可以是一种生活方式,比如流浪、集体生活。也可以是一种对未来的愿景,比如种族平等,性别平等,民主、自由等等。参与运动的成员都必须知道这些价值体系,这样他们之间才有集体认同感。这是一般抗议活动和社会运动的根本区别。

不管什么运动,参与者一开始就必须清楚他们的目标、信仰,行动方式和可能产生的结果。这不是简单的一次“震惊世界”,更不是一群人上街喊两嗓子。在环境运动的历史上,反对核武器的斗争表现得最为典型。这个运动一开始就是一群激进分子把自己绑在核武器上。几乎每个运动都是从一小撮有目标、有理想、清楚自己行为后果的“激进分子”做的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开始的。

科学家把集体身份认知表现称为语言、团结、人数、奉献。什么是奉献?我们的运动奉献了什么?是什么原因吸引人们加入到我们的运动中来?

学生A:奉献给了人们共同的信念,是共同的信念让他们走到一起。

学生B:人数增加,力量增大,人们自然就加入进来了。

学生C:在群体中的安全感,兄弟的友谊。

学生D:赋予生命以意义,否则人们为什么要进教堂呢?

人们加入到某个团体的理由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集体身份认同感。当我们观察一个运动的目标、行动、成果,参与者的激情所在的时候,很容易发现他们的集体身份认同感。

下面我们谈一谈三种运动的领导方式。第一种是亲力亲为的标志性人物,比如甘地、马丁·路德·金。他们发表演讲、制定战略、领导运动,是运动的灵魂,他们会走上街头,会被捕、坐牢,他们会做所有这些事情。第二种是象征性人物,比如曼德拉、昂山素季。曼德拉在监狱中成功地领导了南非黑人解放运动。数以万计的人们为了见昂山素季一面而聚集在她家门口,16个月后,形成了缅甸民主运动。他们不能也不用制定运动的战略,但是仍然可以领导整个运动。第三种是捷克、塞尔维亚、埃及这种集体领导。他们不需要某个标志人物或者象征领袖统帅运动队伍。这几场革命都由一个小团体领导。所以,具体的领导方式并不是最要紧的事情,但必须要有效地领导运动。一场运动真正需要的是身份认同,这样走上街头的人们才不会稀里糊涂、不明不白地瞎晃。有时候很简单,在脸上画一面国旗或者穿上统一的T恤就可以完成身份认同。有时候很难,比如穿橙色服装在苏丹是违法的,如果有人穿橙色,会被开枪射杀。苏丹总统巴希尔已经在达尔富尔杀掉了20万人,他不在乎再多杀几个。所以人们拿橙子做暗号。如果你拿着橙子在苏丹的大街上遇到另一个拿着橙子的人,你就知道他们是你的同志,警察不可能逮捕所有买橙子的人。美国旧金山的同性恋选择了哨子做身份认同标志。人们可以选择各种各样的东西作为运动团体的身份认同标志。不论是什么样的标志,不论标志大小,目的都是:区分敌我,找到同志。

你可以在Youtube上找到一个系列纪录片《更强大的力量》,里面讲了很多类似的案例,比如智利反对皮诺切特的运动。一开始很多智利人走上街头抗议、示威,皮诺切特派军警出来镇压。几经反复之后,智利人觉得这么牺牲不是办法,应该从简单的事情做起,用每个人都在家里点上蜡烛的方式进行抗议。比如我们塞尔维亚学生组织“抵抗”当年发起运动时,找到了500个驾驶员,用每小时7公里的速度驾车行驶,成功的瘫痪了整个贝尔格莱德市的交通。我们在垃圾时间阻断桥和公路,所以没有市民感到愤怒。更绝妙的是政府根本没有办法发现到底是谁发起组织了这个行动。车辆和行人只是走得慢而已,并没有违反法律,警察没有理由逮捕任何人。那时候我们发现,我们才是大多数,他们只是一小撮。

所以非暴力运动必须找到集体认同感,这种认同感不一定是一件T恤或者一幅领袖的画像,它可以是多种多样的方式。我们前面谈到“占领华尔街”运动,它失败的原因就是没有领导者。战争不可能在没有指挥官的前提下取得胜利,非暴力运动也不能。

但是社会运动并不是必须有标志性领袖。那也并不是一件好事,那让运动很脆弱。因为领袖可以被暗杀、被软禁、放流放等等,这都会给运动带来非常恶劣的后果。

我的学科背景是生物学,所以我喜欢用仿生学的方式思考问题。你们知道鲨鱼的特点吗?鲨鱼已经存在4亿2千万年了,比恐龙还要早几亿年,却没有像恐龙那样灭绝,他们在进化的路上击败了无数对手,至今仍然处在食物链的顶端,其秘诀之一在于它的腮。鲨鱼不能在静止的状态下呼吸,它必须永远处在运动之中。非暴力运动也是这样。鲨鱼静止会死亡。非暴力运动停止也会死亡。鲨鱼的第二个秘诀在于它的鳍,其它鱼的鳍都可以让它们后退,只有鲨鱼的鳍只能让它前进,它要后退必须绕一个U型弯。非暴力运动也是一样,有进无退,有死无悔。这就是运动和政党的不同,运动要么扩大,要么死亡,但是政党可以妥协,可以转变观点等等,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鱼。

社会运动的循环从无到有、在挣扎中求存、在斗争中发展。它们可能成功,可能失败,可能被镇压,也可能融入主流或者改变主流。

我给你们留的作业是每人选择一个运动,我不在乎这场运动发生在中国、在南非,还是在美国,重要的是你们必须找到它的愿景、身份认同、行动和成果。

学生演示作业

第一组学生:我们要谈的是波兰团结工会的案例。他们的身份认知是工人,天下工人皆兄弟,是天然的身份认知。他们的愿景是8小时工作制、双休日等工人权利。后来随着形势的发展,他们成为独立的工人组织,最后变成一场民主革命。他们的斗争方法主要是罢工,他们的斗争工具是广播和报纸。

为了防止激怒当局,工会组织了上百起抗议活动,但都坚持在工厂内罢工,不走上街头。当共产党当局撕毁与团结工会的协议,取缔工会,逮捕工会领袖之后,天主教会也加入了工人的抗争行列。天主教会不仅给抗议人群以精神支持,在工厂、工会总部等地方被警察包围后,他们还为工人提供聚会场所。

波兰公民运动中教会的角色和美国平权运动中教会的角色很接近,但与南非的不太一样。虽然各个国家情况不同,但教会往往是运动的重要支持者。南非的图图大主教和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博士都是教会变革的先锋,特别是在对抗共产党政权的时候更是这样(译者注:南非的主流教会和图图大主教不是一派,主流教会是荷兰清教,一直支持白人;图图大主教是基督教协进会,反对白人的各族隔离政策)。撇开宗教意识形态层面的差别,教会代表一种文化,在人们心里,神职人员往往代表着非暴力,有他们的支持,人们可以消除内心的恐惧。而且人们习惯听从宗教领袖的意见。就拿我们塞尔维亚人来说吧,和波兰人差不多,我们在全世界捣蛋,以挑起世界大战而著称(注:一战导火索萨拉热窝事件发生在塞尔维亚,二战导火索但泽事件发生在波兰),可以想象我们多么桀骜不驯。但在我们开展非暴力抗争期间,只要有宗教领袖出面,我们就会表现出惊人的纪律性。

第二组学生:我们谈的也是波兰团结工会的案例。团结工会运动开始于波兰的食品危机,接着是工人罢工,然后运动从工人扩大到知识分子、学生、农民、天主教会。教会的参与,使运动更具合法性。最终医生、律师等专业人士也汇入这场不可阻挡的革命洪流。

斗争方法除了上面说到的罢工以外,还成立了独立的工会,实际上就是平行政府;成立了地下联络网和营救机制。使运动的参加者不会感到孤独、被遗弃和恐惧。如果罢工的工人被工厂开除,其他人会出钱出物支援他们;如果他们被关进监狱,其他人会给他们请律师或者干脆就到监狱门口进行抗议。波兰这场运动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团结”,就像运动的名称“团结工会”。运动的参与者互帮互助,互相温暖。这种精神慢慢成为一种运动文化,运动也得到更多人的认同,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这么多不同教育程度、不同职业、不同性别的人们集合在“团结”这面旗帜下,有组织有纪律的开展行动。团结——就是这场运动最重要认知元素。团结成为这场运动的粘合剂,不仅使他们人多势众,而且技能齐全,配合良好。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波兰的运动和南非的运动,在开始的时候表现得完全不同,一个是抵制,另一个是罢工。他们争取的目标也毫不相关。一个是工人权利,另一个是黑人权利。但是他们都以一次大选作为政权变革过渡的手段。曼德拉和瓦文萨通过选举成为两个国家的总统,他们两个人的运动思想成为两个国家的主流。

第三组学生:我们要谈的是争取妇女投票权。运动一开始是要求改善妇女的生活质量,后来进一步发展到争取妇女的工作权利和政治权利。

她们的斗争方法是抗议游行。从现存的照片上我们可以看到,当时有很多妇女扛着写有运动目标的标语牌走上街头。因为很多女性是广播员,所以广播电台成为女权运动的主要阵地。她们的口号是“女性为自己工作”。有趣的是,因为当时正在进行第一次世界大战,英国政府把所有国内问题都算到战争的头上。针对政府这种推卸责任的态度,英国的女权主义者专门进行比较研究,证明哪些权利的侵害来自战争,哪些权利的侵害来自本国政府。

关于身份认知,最早争取妇女投票权运动的领袖,比如美国的苏珊·安东妮,希望向世界展示的形象是理性得体的,所以她们穿着传统女性的服装,她们在游行抗议时的行为也很理性克制。

当时美国女权运动与黑人平权运动采取了相似的策略。黑人平权运动战略家吉姆·劳尔森要求参与运动的学生做好入狱的准备,他们占领商场里的餐厅,在大街小巷涂鸦。当警察逮捕他们之后,另一批学生接力而上。吉姆·劳尔森把运动的每个细节都策划得非常细致。比如他说:“我要求你们所有人根据我的指示行动,我要求穿戴最整齐、长得最漂亮的学生走到最前面;我要求男性黑人学生和男性白人学生走到一起,女性黑人学生和女性白人学生走到一起。男性黑人和女性白人不能走在一起,男性白人和女性黑人也不能走在一起,世界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个。”从这段话就能看出,劳尔森的整个战略是要向世界传达一个理念:我们不是激进主义者,也不是疯子,我们和你们一样,只想让社会差距变小一点。之所以采取这样的策略,因为运动争取的对象是一般大众,像我们父母那样的普通人,如果你身上打上50个孔,穿着打份不男不女,父母就会考虑是不是要支持你的行动。

当代女权主义争取的权利比当时要多得多,但是这个世界很多地方的妇女仍然在争取基本权利。比如沙特妇女在争取驾车权,她的行动很简单,就是开着车到处走,向沙特人传递一个信息,女人驾车没什么不可以。

学生A:我有一个问题,女权主义者会不会对让女人打先锋,让最美的女人走在前面这件事情反感?据我所知,女权主义者反对因为她们的性别而被区别对待,如果还因为她们的相貌而采取不同行动,我觉得可能会产生更加复杂的后果。

这就是行动者和口炮党的区别。口炮党总是坚持所谓的立场和动机,而行动者关注的是如何争取支持者。传统、保守的服饰更容易吸引大众的支持。漂亮的女人和不那么漂亮的女人在吸引女性支持者方面相差无几,但是在吸引男性支持者方面去有着天差地别。

上午先到这里,下午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