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暴力战略、战术及集体身份认同

演示 1:标题
李. 史密斯(Lee A. Smithey)
斯沃斯莫尔学院
非暴力冲突国际中心
网络研讨会,2010年3月25日

主持人:李. 史密斯博士(Dr. Lee Smithey),是宾州斯沃斯莫尔学院和平与冲突研究项目的合作者之一,在社会学和人类学系任助教,他的研究主要在社会运动、民族政治冲突和非暴力冲突手段,他的研究大部分集中在北爱尔兰的冲突转变。他的一些著作讨论了北爱尔兰游行争议的战略问题、第三方非暴力干预及前苏联社会主义阵营解体中非暴力社会运动的作用。在几个不同的项目中,他正着力研究在非暴力抵抗运动中的镇压问题,及西贝尔法斯特大街上正在变化的象征性景观。他毕业于埃默里大学,在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史密斯博士曾担任美国社会学学会和平、战争和社会冲突部前主席。现在我把话筒递给史密斯博士。

演示2:非暴力战略、战术及集体身份认同
宗教
国家主义
青年
种族
性别

史密斯:谢谢这个机会。这是我第一次来网络论坛,我对此很期待。我很期待和各位的互动,集体身份对于理解非暴力战略极为重要。这个课题应该是我的三个主要研究兴趣点的成果:战略的非暴力行动、冲突分析和社会运动,特别是从文化的角度看社会运动。我不断地注意到,社会运动的特性如宗教、民族主义、青年人、民族和性别等在非暴力案例研究中反复地特别地显现出来。但有趣的是,社会学家在他们的社会运动研究中对战术选择较少关注,而实际上对非暴力行动的研究已相当强化。反过来,也许非暴力行动的研究还没有真正从文化的角度来探索。我想将此引入研究,考察它与其他因素的互动关系。我想就这些课题在哪儿相交,如何形成彼此等提出问题。令人兴奋的是,似乎对我来说意味着一些对非暴力运动研究的潜在新发现。

演示3:内容计划
●社会运动的社会学研究,特别是从文化、身份认同及战术选择的角度。
●了解民主运动在做什么和怎样做很重要。
●在非暴力战略战术的背后起杠杆作用是以文化为基础的,与集体身份的认同相关。

我的计划是,首先,对社会运动的社会学背景稍作一些提示,特别是从文化和身份及战术选择的角度。
其次,了解民主运动在做什么和怎样做很重要。
第三,在非暴力战略战术的背后是基于文化的,与集体身份的认同相关。
战略战术很有可能受到集体身份的限制和激发,在冲突斗争的环境中二者相互作用。在过去的四五十年,社会学家将社会运动视为有组织的运动,试图理解发展和支持运动的任务是怎样通过社会组织来运作的,什么时间或什么原因参加运动备受重视。在过去大概二十年的研究中,人们特别关注了归属于某个团体如何成为参加运动的诱因。

 

演示4:集体认同
● “我们”的感觉——基于相同的认知和信念,个人和组织或社区的联结
●其他密切联系的概念:
—团结
—承诺
—意识
—意识形态
—情感
—自我

在社会运动的背景中,集体身份的认同,往往是指“我们”的感觉——在积极追求社会或政治变革的群体中,具有相同的认知、信念和情感。但不要忘记,个体是可以有多个集体身份认同的,而运动可以有多种身份构成。围绕集体身份的问题,社会学文献中还列出其他密切关联的概念,如团结一体、承诺、意识、意识形态、情感、自我等。现在有几个理论相当直接地解决社会运动中的身份核心问题,在此我不会引述整个理论系统,只是涉及其中的几个理论,供大家参考。

 

演示5:集体身份和社会运动理论
●个人和集体的身份区分是永远都不会完结的
“框架”工作需要使个人的身份与和集体“看齐”
●对于身份被边缘化的人来说,参与运动可以修补“坏的”身份
●新社会运动理论显示了一种潮流,即在现代社会运动中形成了身份而不是阶级

框架理论家强调了谨慎的工作:运劝领袖必须使可以使个人与集体的身份一致,使参加运动显得自然而引人注目。参加运动让人们更意识到他们的身份。前不久,莱斯.库尔茨(Les Kurtz)在网络论坛讲了关于框架理论的问题,以及诊查的激励框架的核心任务。换句话来说,小心地向公众或潜在的运动的参与者解释,运动所要解决的问题,以及如何附诸行动,和将来的发展图景等。另外一个理论,主要源自社会心理学家,少数民族、女同性恋、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变性人等,这些在儿时受到偏见的人群,通过参加社会运动而修正那些边缘的、“坏的”或受诬的身份。从1980年代以来的新社会学理论则断言,为集体标识的普遍愿望正在取代工业时代以阶级为基础的运动。社会运动的参与为运动提供了发展集体身份的机会,如种族、民族、性别、年龄、价值观的社会问题如和平等。这些研究主要集中在西方工业国家,如妇女运动、生态运动、同性恋权利运动等。这里直到现在所提到的集体身份的理论,主要都在关注社会运动组织本身和活动家,相对孤立。但我们已经开始看到更多的研究关注社会运动中各方的相互关系。一些研究表明,身份建立的途径常常是在反对的基础之上。

 

演示6:集体身份认同
“边界构成”= 通过框架化社会运动组织及它与反对派的相互关系,而达成集体身份的构建

lee1

“边界形成”是指群分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内部的集体身份是通过框架化社会运动组织,他们知道自己之所为;也通过框架化反对派与运动的关系。在社会运动中成为一个参与者,也意味着你所反对的东西,以及意识形态和计划。

 

演示7 :非暴力手段
抗议和劝说(象征) 不合作(不服从) 干预(行动)
公共演说                 抵制              非暴力入侵
请愿                   拒税                   绝食
旗帜、海报           怠工                     静坐
报纸、宣传册         静坐                设施超载
模拟葬礼               辞职             非暴力破坏
游行                                                   
守夜                                                    
纠察                                                     

在身份建立中介入一个关系维度,会进一步引发一些关于相互关系的问题,包括在应用的战术中信息框架化的问题。我的另一个兴趣,是有关战略与战术的关系,因此有今天这个课题。奇怪的是,社会学家比较而言,很少关注到战略方法和战术。让我这里稍微提醒一下,不是社会学家不谈战略,战略一词可以用来描述多种有利于社会运动和它的组织的决定。你们听到过动员战略、组织战略及战略框架的讨论等等。战略意味着规划导向,实现目标。为了这个讨论,让我们集中在和集体行动战术有关的战略问题,这些战术可以使对手改变其行为和策略。我确信在座的各位都非常熟知吉恩.夏普理论,他创建了一个198种非暴力战略办法的列表,这是这些战术的杰出的例子。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我们确实需要一个新的列表了,你也可以从一些数据库找到类似的信息。

演示8:战术全集
• 社会运动组织从稳定的战术方略或“战术全集”中选择
— 没有全部说明各种各样的战术
— 或与对手的相互关系

社会学家认为,社会运动组织倾向从稳定集成战术或有争论的套路中选择,激发了最为显著的战术文献。但他们并没有完全注意到由社会运动活动家发展起来的广泛的战术,和对对手的关系。

演示9:冲突方法和战术

lee2

我发现克里斯伯格的关于劝说、胁迫和奖励的公式表达很有用,迫使我们考虑战术的选择在对对手的影响上,让活动家思考:谁是对手,他们如何引发变化。在某种意义上,它会促使边界形成。

 

演示10:战术、冲突和文化

● 战略选择取决于不同力量之间的相互作用。我们需要‘冲突’的视野,将社会运动引向更广泛的战略领域。(贾斯伯1997年,P296)
●“巧妙的战略”:战略和战术的选择,以文化环境为前提。但经常地经由那些熟悉本身文化与政治的人,而成为具创造性的有效的行动。

lee3

社会学家认识到社会运动从事于冲突的重要性,贾斯伯已经呼吁建立一个“冲突镜头”,通过它来学习社会运动,不通过观察社会运动组织和对手的相互关系和作用,很难对战略问题加以考察。我很推荐他的著作《道德抗议的艺术》,写得很棒,我这里引用一点,他说:“战略选择取决于这么多各种玩家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个冲突镜头社会运动涉及到更广泛的战略领域。”同样在这本书里,他将“巧妙的战略”划为抗议的四个维度之一,其他分别是资源,传记,和文化,同时,他建议社会学家“将战略与战术更充分地纳入自己的研究中”,他指出:“战略和战术的选择,以文化环境为前提,正是在这种文化环境中它们被发展和选择。但经常地经由那些熟悉本身文化与政治的人,而成为具创造性的有效的行动。”

演示11:象征和步骤

lee4

对社会运动的身份研究,大多数都集中在文本或叙事。根据框架领域研究的重要人物亨特和本福德2004年的说法:“从根本上讲,集体身份是被说成存在……个人和集体的身份决定了集体行动和之后对于身份的说法,同时又反过来被其塑造。”但必须认识到,在社会运动身份的形成和保持的过程中,各种策略的视觉象征,时间和空间维度也发挥重要的作用。在许多案例中,通过声明、歌词、演讲、视觉影像和影院,文本或脚本掺透到社会行动中。但是人们经常还发现丰富而有意义的编排,如颜色,符号,服装,运动,声音和定位。即使不合作运动和非暴力干预,这些本用来干扰社会机构和制度的安排,也可充满象征意义。如人们可以趟在空军基地的机场跑道上装死,或者阻制军事行动,这类行动可以是潜在空袭受害者团结的象征。富有经验的活动家会确认集体身份的象征意义不被媒体曲解,因此表达是很重要的,但不应该削弱集体行动的交涉力量,它可以是有力的象征或礼仪。

 

演示12:
集体身份 集体行动

人们对意识形态和身份认同表现出共同的情感和承诺,而参与集体行动。同时,集体行动也为参加者提供了机会来表达和体验新的身份。

 

演示13:集体身份决定战术选择
● “品味战术”(贾斯伯,1997年)
● 运动组织会倾向于采取那些表达或反映了共同身份、信念与经验的战术
——战术很少,或从来不是那些反抗者不在乎的中性手段。战术代表了重要的例程,在这些人的生活中,情感和道德上凸显出来。就像是意识形态一样,他们的行动代表着抗议者的政治身份和道德愿景。参加NRC(核管理委员会)的听证或在街上阻滞交通,表达了一个人个人身份、一个运动的身份、对政府权威的态度等的不同事情。(P.237)

群体的历史与意识形态影响着战术的采用,而战术受到运动所面临的经济、政治、机构与制度的影响。贾斯伯在他的“品味战术”(1997年)中,指出了运动力量如何看待自己与其所采用的战术之间的 重要关系。他这样写道:“战术永不可能成为抗议者不在乎的中立的手段。战术代表了重要的例程,在情感上和道德上特别地显示出来。如意识形态一样,抗议者的行为显示着他们的政治身份和道德愿景。参加NRC(核管理委员会)的听证或阻断交通,表达着一个人的个人身份、运动的身份和对政府权威的态度等。”

演示14: 集体身份决定战术选择
犁头运动中,人们发展了一种戏剧性的战术,如将血洒在导弹上,既表现了他们的神学观念,同时也挑战了国家和天主教的等级制度。(奈伯斯泰德,2004年)

运动组织倾向于采用表现或反映他们共同身份,信仰和经验的策略。这在奈普斯泰德《犁头运动的研究》(2004年)中很显著,她发现,活动家采用了一些戏剧化的手法,诸如导弹上浇血,表达了他们的信仰,也挑战了政府和天主教的各级权威。

 

演示15:战术决定集体身份认同
• 有些战术被采用,是因为它们特别适合某种边界形成和形成集体身份。
• 在集体行动的关键时刻,身份可被更新或改变。

策略的采用同时在集体行动的关键时刻也很具影响,在这些集体行动中,身份可以更新和转化。有些策略的采用,是因为它们特别适于构建集体认同,研究表明了集体战略行动的重要性,如示威、集会、游行等,如在同性恋运动中的拖戏可以作为政治活动和团结教育。这让我想起丹麦的纪录片《一种更强大的力量》,没有看过的人,可以通过非暴力冲突国际中心的网页找到链接。其中就可看到丹麦人定期齐聚在公园高唱国歌,显示了团结的力量和他们共同的国籍。类似的例子还有纪录片《歌唱革命》,爱沙尼亚人民在革命中以歌唱来号召和显示团结的力量。在奈普斯泰德的犁头运动反对军国主义的研究中,她发现非暴力抵抗的神学是出自那些活动家对抗当局和他们坐牢的经历。当然,我们知道,冒着监禁危险的战术对形成新的激进的身份有影响作用,像发生在美国的学生权利运动。我记得在印度自由运动中的一位活动家,这也在纪录片《一种更强大的力量》里,他说因为他的父亲长期关在监狱里,他的家人很为之骄傲,他们正是由这样的集体认同而参与到运动当中。 由于集体认同从来都不是单一的,它和许多个人和社会身份共同并存。

 

演示16:调和身份和战术
• 任何给定的战术选择可能会是一些社会运动或个人的更“适合”的选择
• 外部因素,如政治机会和反对派的反对策略,可使一些战术的采用成为当务之急。

任何给定的战术选择,可能会比其他成为社会运动或个人的更“适合”的选择。事实上,不同的社会运动组织有可能容纳不同的战术,从整体上,形成更大的战术目录。但也可能导致分裂。外部因素,如政治机会和对手的策略,使一些战术的采用成为当务之急。在这样的情况下,运动的领导者可以鼓励引进新的,不熟知的,有时是令人不适的战术。我有一些研究是关于北爱尔兰的,总让我想起北爱兰尔例子,如发生在 1980年初期的北爱尔兰绝食。事由是这样的,当时共和派囚犯们,也是准军事组织囚犯,被要求穿上普通囚犯的衣服,他们拒绝这样做,因为他们是真正的准军事组织的战士。他们发起了毛毯抗议,没有衣服穿,就只把毛毯披上,继尔发展为秽物示威,他们拒绝清洗,在牢房墙壁上涂满排泄物,之后,更是发展为绝食。问题是,爱尔兰革命军队的领导并不想绝食继续,因为他们的策略是要向世人表明他们是军事成员,他们应当受到日内瓦公约等的条例护。往墙上涂粪的行为,并不是军官该之应该所为,是和他们的形象相背的举动。但是他们受到人们的支持,鲍比.桑得斯(Bobby Sands)被选为议会成员,这里有他当选时候的照片。一些共和派,包括格里.亚当斯(Gerry Adams)和马丁.麦吉尼斯(Martin McGuinness)在内,当时意识到这整个地代表了新生的政治力量,这些共和党派和共和运动的参与者变得越来越贴近底层民众。鲍比•桑得斯曾说过:“每一个共和党人,或其他人都需要发挥自己的特殊作用。”

 

演示17:调和身份和战术

社会运动对于调和集体认同和创新策略的内部辩论,有以下三个后果:
1. 创建边界战术,社会学家就此已有所观察;
2. 引发纳入新形式行动的集体身份的变化;
3. 导致社会运动组织的内部争斗。

社会运动对于调和集体认同和创新策略的内部辩论,有以下三个后果:
1. 当战术与人们广为信奉的传统伦理相背离,边界战术因而被创建,社会学家对此有所观察;
2. 引发纳入新形式行动的集体身份的变化;在印度西北边境的汗•阿卜杜勒•加法尔汗发展出了非暴力抵抗运动的核心价值,在当地,暴力很成风气且有价值,但他将当地文化中的另外一些价值引入,如勇敢、团结、决心等等。这是一定的框架化作用,它把一些身份的因素融入到战术中。
3. 引发社会运动内部的争斗。像美国民权运动因对非暴力还是暴力的不同意见而产生过严重分裂。

 

演示18:文化准备
• 身份对于动员社会运动的重要性
•“文化准备” 或
——“一个让人感到扑朔迷离的世界,再不是过去那种景像了。人们面前呈现的是新的目不暇接的影像。文化准备是这样一个阶段,活动家以这些景像来解释,讨论和提问。在这个阶段,人们开始达成一个的共同的身份认同,这一认同可如此强大,足以支持他们的斗争。”(P50)
• 把握反对派

在余下不多时间,我只谈一下我的想法。在强调战术之前,也许很值得至少提一下对集体身份认同和对社会运动的框架化的重要性,这对社会运动的动员很为关键。我的斯沃斯莫尔的同事乔治.莱基(Gorge Lakey)的经典著作《继续革命的战略》有“文化准备”一章,对此有详述,他写到:“一个让人感到扑朔迷离的世界,再不是过去那种景像了。人们面前呈现的是新的目不暇接的影像。文化准备是这样一个阶段,活动家以这些景像来解释,讨论和提问。在这个阶段,人们开始达成一个的共同的身份认同,这一认同可如此强大,足以支持他们的斗争。”

 

演示19:身份、战术和非暴力抵抗
• 与当时身份一致的战术选择
• 框架化战术
• 摆脱恐惧
• 非暴力纪律
– 诉诸暴力的危险:
• 削弱参与抵抗
• 增加镇压风险
• 高伤亡
• 增强敌人的内部团结
• 增强军队与警察镇压的士气
• 丧失“道德制高点”
• 降低或失去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持(P488-489)

通过谨慎的框架工作,运动的领袖们可以借由身份,找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而使人们反对政权或其政策。战略的发展要考虑是否能激发更多的参加者,而参与者与大众旁观者的当时身份是否与其战术相合,是很重要的。非暴力运动应该是在有效性基础上来衡量的。运动的参与者最好都能明白非暴力的理论。非暴力冲突国际中心在教育方面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使各个不同地方的非暴力运动能够选择和采用适合自身环境的理论方法。我们发现,这必须适应当地文化,活动家们会使其战术合乎自己的目标。
在纪录片《推翻独裁者》的最后,塞尔维亚抵抗运动的一个领导人这样说,他们胜利了,“因为我们是生活的粉丝。”这个以年轻人特有的用语的解释,隐含着一个谨慎而又具创造性的计划,最终推倒了米洛舍维奇的独裁统治。价值与理想等影响着塞尔维亚年轻人。在夏普的著作中,他认为战胜恐惧是非暴力抗争成功的关键。制造恐惧比镇压更是专制政权的有力武器,借由象征所表达的是共同身份的建立,有助于克服恐惧。唱圣歌、祷告、朝圣、点蜡烛等都是很好的象征手段,具有为战略目的的团结象征,也为坚持斗争提供励志作用和情感上的支撑,这也许和战胜战胜恐惧具有同等重要的作用。夏普和其他一些人都认为,坚持战略计划,避免暴力发生,是非暴力运动成功的关键。暴力的介入会导致一系列严重后果,我在这里罗列出了几条。前面我提到到了非暴力运动中的关系维度,在非暴力冲突中,对手会和其他各方有各种联络和互动。非暴力活动家应该清楚了解政权的支柱而努力瓦解它,它们维系着政权各机构的运作。因为没有公众的支持与合作,专制政权最终会改革或被替代。因此,罢工等以及其他一些不合作,可以通过暂时抑制经济、瘫痪机构与政权相抗衡,当国家机构感受到了政权就要瓦解,他们看到了非暴力冲突对政权的致命的打击力,政权的瓦解经常会发生。

 

演示20:身份、战术和非暴力抵抗
• 利用集体身份瓦解敌对阵营的团结
• 将道德体系用于文化柔术的形式中

但是文化方面的斗争也很重要,非暴力抵抗运动组织可以在敌对阵营中制造道德伦理选择的困境,瓦解其凝聚力而促使其倒戈,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文化柔术。有一次,詹姆斯.劳森(James Lawson)在纳什维尔带领学生准备午餐会时,讲到一个朋友的故事。这个朋友被一帮种族主义者绑起来,他们准备揍他一顿,这时这个朋友开始背诵主祷文。于是这帮人,为是不是该揍这个背主祷文的人开始吵起来。实际上,这些人作为基督徒的身份认同造成他们内部的分歧,成为文化柔术的效用。

 

演示21:进一步的说明和考虑
• 不能依赖原则非暴力
•曼弗雷德.斯蒂格:《甘地的困境:非暴力原则和民族主义力量》(2000年)
• “为国际社会革命运动打一个集体认同的标签是很困难的,马丁.路德.金运用‘世界意识’的用语,其他人用‘人道主义’,以此表明:超越了阶级和国家,我们是人类总体的一部分。”

塞尔维亚的抵抗运动中年轻人的参与与民族主义的旗帜,成为一大优势。那些在贝尔格莱德保卫议会大厦的警察难以执行镇压的命令,因为也许他们的孩子就在这些反抗的年轻人当中。这种悬念和情感的纽带会削弱这些警察的执行力。在基于精神道德的原则非暴力和战略非暴力行动之间,长久以来就存在争议。后者以吉恩.夏普为代表,认为战略非暴力具有坚实的社会和政治基础。其核心力量不是来自于一些抽象的概念,政治取决于合法性和人们对它的遵守。从社会学家的角度来看,并不意味着宗教、信仰、情感等不起作用,这是我今天要表明的。我认为,文化是很重要的非暴力的资源。群体身份的构建可以因文化而变得十分危险,依靠民族的或国家的意识形态,在当今这个变化的世界会使一些人群遭受排斥,在斗争白热化时,移民和其他少数民族可能会被贬损被妖魔化。曼弗雷德.斯蒂格(Manfred Steger)最近在他对印度独立运动中的民族主义的分析中,对此有所警告。我想我们应该对此有所认真考量。

 

演示22:总结
• 非暴力抵抗发生在一定的文化背景下
• 身份和文化的力量
• 巧妙的战略行动

最后,我要强调的是,对战略非暴力研究,应该从社会运动的文化研究发面来借鉴,因为社会运动发生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的背景下。非暴力活动家与敌手的斗争,最终取决于他们的信念,他们的集体身份认知,包括他们及他们的反对派的身份认同。在非暴力运动研究领域,战略与战术已受到很多关注,但围绕着贾斯伯的“巧妙”战术,还有很好的研究可以展开。很难料想这一研究会引向何处,但作为未开发的研究领域,令人感到激励。我很感谢有这个机会,我期待各位的回应和提问。今天与会的各位可以分享我的演讲的PDF版,我的参考内容罗列得很多,我的演讲的很多内容来自我之前的一篇社会学会议文章,文章题目与报告题目很相似。还有其他参考资料,您可以下载PDF版。再次感谢,希望听到您的问题。

 

演示23:参考资料(略)

主持人:谢谢博士的精彩演讲。现在大家可以提问题。提醒一下各位,你们可以直接发问,或按一下提问键。您也可以把问题写入对话框,我来读您的问题。如果我读错名字,敬请谅解。

问题一:有很多社会运动的文献都反映了运动和民主政权。您知道在民主与非民主政权中社会运动策略的差别方面,是否有人做研究?体制的机遇和制约因素影响着战术选择吗?像非暴力手段和暴力手段的某些方式,从扔石头到恐怖主义等。民主政治与专制的差别是研究社会运动组织 的有价值的部分吗?
答:谢谢您的提问。您提到了几个问题,如果我没有回答到所有的问题,请提醒我。首先,我认为你的问题很重要,您把非暴力战略与社会学对于社会运动研究的文献联系了起来,这是一个令人感兴趣的地方。社会运动的重要文献主要在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我们没有很多信息资源来回答您的问题。民主和非民主的制度是不是影响战术的选择,我想这是您的问题。是的,会有影响。在这里我推荐查尔斯.蒂利的《制度与策略》一书,作者认为,确实会有影响。什么样的政权受到挑战,在政权与政权内部潜存的机会之间的关系很重要。我们确实认为,社会运动的活动家必须不断地估计危险的存在,并清楚有些政权更有可能采取镇压,这对采取什么样的战术有巨大的影响。在民主与非民主之间,有一个渐变的连续发展过程,并不是非此即彼。近几年发生在东欧的革命,如乌克兰和塞尔维亚,都进行了选举,至于选举是否公平和自由,是有存疑的。但选举策略是随着非暴力行动一起展开的,,且成效显著。

主持人:谢谢。丹尼尔,我看到您在举手了,您有补充意见吗?或进一步解释?
问题二:我没有补充意见。我可以问一个不相关的问题吗?我实际上刚从耶路撒冷回国,我在那里进行一项关于东耶路撒冷抗议运动的研究。我注意到在巴勒斯坦的反抗中 ,有非常强的非暴力的承诺,特别是那些全村主导的抗议活动。他们坚持扔石头作为一个特别的象征姿态。扔石头是暴力或非暴力,是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并没有人因此而死亡,但是有些士兵受伤。尽管那些活动家承诺非暴力的策略,但扔石头还在继续。我看到的整个是一个象征性活动。也许您可就此谈下,我并没有与此相关的直接问题,只是对此颇有感想。
回答:是的。这样的问题,其实在我的一些课堂上有学生提问。我完全理解对这个象征性行动的争论,像向装甲车辆投掷石头这类行为。您从那里来,我并没有去过现场,我并不了解具体的情况。因此,我不敢狂言。但我感觉,重要的是明白或思考一下扔掷石头之类的行为象征如何被各种不同的人群接受。也许对当地巴勒斯坦人来说,那整个就是象征性行动。但事实上,从您谈到的情况来看,对当地人意味着象征的特殊含义,是巴勒斯坦人团结的信号,也同时是针对以色列军队的行动。无论如何,想一下这将如何在国际舞台上展示出来,如何进入国际视野,人们或许会有不同的理解,它可能会起一些消极作用,莱斯.库尔茨前段时间在论坛中讲到镇压的管理问题。我希望我回答了您的问题。

问题三:纯属偶然,在美国,正在进行关于医疗改革的政治辩论上,这个报告令我把着重点放在切入分歧点的战略和战术上。对此,您怎么看?
答:有意思的是,社会学的研究文献大多关注于左翼的自由进步的社会运动组织方面。虽然我们也看到了茶党运动和围绕着医疗改革的争论,美国的保守右派势力发展出了大众草根行动,这个颇有趣。这令我想起昨天的报纸,民主党领袖走过抗议人群而遭吐沫和种族辱骂,这种遭吐的事件,和扔掷石块一样是具有象征性的行动。正是这些事件可以在保持有组织和非暴力的人群众中引发逆火。我相信这类行动,感觉是在表达他们的信念,加强团结,但作为一个有影响的行为,也许效果并不好。这是令人感兴趣的,因为在新闻电视中有很多报道。

问题四:您使用了“文化柔术”这一用语,还是夏普讨论过?您阐述了“文化柔术”的特别含义而不局限于政治柔术?
答:是,我看到过文献中这一术语的应用,夏普可能也对此有过讨论。谢谢您提醒,那并不是我的发明。我之所以将它与政治柔术稍做一个分割,夏普应用政治柔术的概念,意指以政权拥有的物质资源来反对它自己。因此,当国家利用它的时候,它最喜欢用的手段如监视、安全和警察等,莱斯.库尔茨指出所谓镇压的二难之处,这基本上是政治柔术。我所说的是,可能会存在文化柔术。你实际上是充分利用反对派的,具体地说,国家和政权的伦理、价值、信仰等为己所用。因此,经常 是通过具有象征意义的抗议或劝说,你实际上是将身份融入 ,有时是与人共享。在塞尔维亚的抵抗运动中,他们利用了民族主义的框架,警察认为他们自己是好公民。因此很难执行镇压的命令,因为那其实违反了他们作为国家公务人员的集体身份。因此,我想我们可以利用文化资源。

问题五:在一些地区或为家,像我的国家厄里特里亚,根本没有可能进行政治抗议。您怎样将此与集体身份,和我们今天的课题相联系?
答:谢谢您的提问。我并不特别了解这个案例,但是我会谈谈我的想法。在有些地方公共的政治抗议不可能或者很危险,这总是令我感到揪心。正是这种情况,战术特别具有的象征性和文化性或会有用。不论在什么样的程度上,文化实践、可以展现的仪式或符号,或人们可以集会在一起,象在报告中所用的例子,人们一起唱起来,那看起来是无害的事情,或多或少还要看唱什么内容。聚在一起唱歌显示出强大的力量,像是在运动中人们在一起互相发出团结起来的信号。人们聚在一起唱歌,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甚至也不需要特别多的人,像我这张图片所显示的那样。这是一种低风险的构建身份的方式。只有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人们自然能够明白那种文化道德和政治环境。就像你自己可以意识到这些运动一样。

问题六:您如何看待茶党运动的文化身份问题?
答:这又回到了医疗保障和美国保守力量的问题,对茶党运动的文化身份作个评论很重要。在美国,保守力量能够联结起来,是令人惊奇的。基本的保守的原则是小政府,害怕政府权力过大。对茶党运动来说,特别是对社会主义、专制制度的恐惧已经相当广泛深入。前边我在报告中提到反对的意识,这种反对意识已经建立了起来。在美国,他们反对奥巴马政府,反对社会主义和专制的幽灵。我想我前面所提到的,将身份认同理论纳入这个运动中,可以做一个很好的研究。最后我要说的是,我们最要做的是民族学的社会运动研究。如果想弄清在运动中身份和战术的关系,您需要深入运动,观察人们是如何计划行动的,什么样的战术和这些保守的力量相吻合,什么样的战术不与之特别合拍。我只能想像,茶党运动发展得相当快。当人们加入茶党组织,从什么样的程度上这些草根阶级在做什么,这反映出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因为这样的抗议与美国的自由左派相关,您得想一下,这可以是一个很好的研究课题。他们怎样使战术选择合乎理性并融入到他们自己的保守的理念和身份中。这个过程挺神奇。

主持人:今天的论坛就到此为止。我想提醒一下,各位将问题键入,我们会转给史密斯 博士。我想这里对各位的参与表示感谢。博士,您有什么要总结的?
史密斯:我只想表示感谢,感谢今天这个演讲的机会,也感谢各位的互动。希望今后有更多机会一起讨论。

主持人:今天每一位参与网络论坛的人,都会自动地成为非暴力冲突新闻的接收人,这个新闻一周发布二次。我们会发布世界各地最新的非暴力动态。也希望各位能将你们的问题和评论发给我们,我们的电邮是:webinar@non-conflict.org,我也希望各位能加入我们的脸书。

 

何小莲 译

 

视频连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5ogWSYU_0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