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种数字技术的运用:以埃及的公民抵抗为例

演示1:标题

玛丽.乔伊斯  非暴力冲突国际中心  2011.4.12

主持人:玛丽.乔伊斯(Mary Joyce)是数字社会行动专家,她在世界各地演讲、培训和被聘为顾问。2007年她创建了DigiActive.org,这是一个彻底的志愿者组织,致力于帮助世界各地草根阶层的社会运动家使用数字技术扩大其影响。2008年玛丽在奥巴马总统竞选中担任新媒体行动经理。她是《数字行动解码》(Digital Activism Decoding)的编辑,这是第一部明晰地阐述关于数字行动课题的出版物,于2010年春季发行。现在我把话筒传给玛丽。

玛丽.乔伊斯:大家好!谢谢来到网络论坛。我今天要讲的是数字非暴力战略问题,我将以埃及革命中的数字技术为例,但我也会先涉及一些理论问题。在这个演讲过程中,我会以解放广场的旗帜为背景,让我们满怀希望吧。

 

演示2:数字行动:不胜枚举的数字工具和实例

数字行动一般指用数字技术手段来达到社会和政治的改变,一般理解为数字工具,如众包、地图平台、推特、Youtube、维基解密、脸书等,有各种平台而且不断升级,还有各种各样的数字技术应用案例,新的案例不断增加。

 

演示3:活动家可用数字技术做什么?

无数选择!

数字技术如何发挥作用呢?通常有太多选择,这里只是给出一些例子,你们当中很多人大概已经注意到了。像维基解密,匿名地利用网络透露大众感兴趣的信息;地图平台,这是地震后的海地地图,你可以制作一个众包危机地图;还有匿名组织与图片服务有关联,而由于各种原因从事黑客活动;还有很小的人权活动,他们资源有限,但却是全球范围的。

这里有卡里木.阿米尔的照片,他是一位埃及博主,坐过4年牢。以他的事迹,利用博客和其他数字技术,一场全球性的人权运动得以发起。还有传统的组织像《卫报》,在2009年创建了自己的客服平台,发布有关国会议员的消费报告,一些丑闻被曝光,议员的一些不必要花费如花园服务,实际上是纳税人为之买单。那里有成千上万的资料,网站会说,让读者自己去搜索,发现有用的信息。还有美国会利用网络捐赠声援民主运动。还有“会变得更好”项目,那些同性恋、双性恋或变性者谈论自己年轻时的经历多么糟糕,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好起来。这是针对自杀的项目,分散在一些地方。还有很复杂的案例,像非暴力冲突如2009年的伊朗。各种各样的案例,各种平台,内部动员,外部广播等。

 

演示4:活动家可用数字技术做什么?

是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当然不!

更多信息不等于更多知识不等于更好的战略

现在大家知道数字技术可以如此种种为活动家所应用。是不是已经很清楚了?是不是我应该在讲了十分钟以后就到此打住?当然不,还并不清楚什么样的技朮可用,对案例也没有足够的解释,因为更多的信息并不意味更多的知识,更不等同战略。

 

演示5:数字活动:从信息到战略

  • 从许多案例开始;
  • 寻求什么是这些案例的共同特征;
  • 使问题进一步集中以获得详尽、独特的答案。

我们要从这些案例入手,这是我们现在掌握的数据,最重要的是,像网络地图的案例还很有限。我们不能直接从这些案例学习到战略,因为每一案例有太多借鉴学习之处,我们应该提出问题,进行比较:什么是这些案例的共同特征?然后进一步使问题集中,直到你得到详尽和独有的答案。为什么强调这个过程,是因为我们实在处于创造技能和提升数字技朮战略的起步阶段。今天要讲的就是我的一些想法,当然是有待改进的。

 

演示6:活动家可用数字技术做什么

1.文件

2.广播

3.动员

4.共同创造

5.保护

6.合成

7.资源转移

太多值得学习的课程:

创建匿名帐户,发布大众感兴趣的信息;

创建公共众包危机地图;

黑客活动;

创建自由全球人权运动;

让政府官员负责;

直接对外捐赠;

发起免费的有支持者内容的分散型运动;

动员支持者,向世界宣布推翻政府。

 

演示7:7种数字技术的运用

1.文件:数字内容创造。可以是文字、音像等;

2.广播:分享信息,但不发起行动,目的是增进理解;

3.动员:还是分享消息,同时行动起来,主张非暴力抗议行动;

4.共同创造:设计和规划战略行动;

5.保护:避免检查和监视。是一种特别的工具来避免监视,以保护活动家;

6.合成:将各种文件合成起来;

7.资源转移:主要指网络捐款

这里我列举了七个可用技朮。我认为它们是详尽而特别的,都是数字技朮的运用,都包括了这7个因素,它们通过不同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现在我们来通过埃及革命对此加以考察。

首先简单地给它们下个定义。(内容同上)

 

演示8:7种数字技术的运用

1、记录:数字内容

关于第一条,数字化文字及音像,无论发布与否。

2011年埃及革命

图片:2011年埃及革命,警察在开罗市中心向示威者施放催泪瓦斯

如2月3日在埃及革命期间的开罗,有一个人站在立交桥上,正好给那些正走向露辛达集市的抗议人群录像,他或她亲眼看见了警车疾驰向人群。拍录像的人这时候转动镜头继续拍,看到警车冲散人群,因而有了政府对人群的暴力的一点证据,被许多人点击。重要的是,他或她发布了这一信息,这一录像首先在脸书上出现,既而被人们疯传到Youtube网。这仅是一例。我甚至已找不到最原始的录像了。人们上传了录像,再朝着抗议者有利的方面加以渲染,人们用了这样的字眼,如民主、暴徒、和平屠杀等。这样其实定义和诠释了正在发生的革命。抗议者是和平市民,政府是一群暴徒。不仅是针对和平抗议的暴力,车里载着人,冲向手无寸铁的民众。这特别适合编排渲染。这个录像不仅发布在Youtube,也在BBC,CNN上,也许还有其他平台,成为人尽皆知的新闻,被广为点击。

 

演示9:7种数字技术的运用

2、广播:发布信息并不行动

这是最基本的信息发布方式,目标是让大众分享对社会问题的见解

或许从这个手机录像的例子,你已经注意到,在埃及革命中手机是最重要的设备。这是解放广场的充电站。埃及公民活动家是如何用手机发布信息的?一个是推特图片,这是在美国很流行的分享图片的方法。这张图片来自一个叫莎拉卡的数字传播活动家,之所以用这张图,是因为图片底部有时间:2011年2月11日下午7点零6分,那是穆巴拉克宣布辞职的时间。这是一个重要的时刻。我想说明的是,这里所有的例子都是由埃及重要的活动家创造的。

我并不只从推特上选用图片,我这里用一些在埃及革命中传来的图片,那些数字活动家在革命过程中很活跃。Yfrog有点像推特图片。在埃及革命过程中,我实际上一直在看推特,这在埃及很流行。还有莫娜.赛义夫的博客,她发布了很多信息,她用英语发布,以革命者的视野将消息传播到国际社会。我这里有张上周的屏幕截图。现在埃及人关心的是军队的动向,军队从一开始就是穆政权的一部分,他们应该保卫政权的转型,但他们做了很多镇压活动家的事情。军队的立场如何呢?这里是莫娜的帖子,旗帜上写着:我们伟大的军队,想想明白:和人民一边,还是与政权为伍?

还有一个广播平台,叫做bambuser,这是智能手机的一个实时移动视频共享平台。你可以在手机上有自己的电视频道,打开网页,就知它如何运作,它有录像,也可显示活动家在什么地方。这是拉米.拉奥夫的头像,他为公民运动制作了许多数字内容,这是埃及个人权利的网络媒介观察。你看到这许多数字技术,都要求智能手机和网络,人们或说,手机的覆盖在提高,因为付不起手机上不了网就参加不了运动。我们看到运动的组织者多是中产阶级,像医生、律师或非政府组织的雇员等,他们确实有智能手机,不仅是手机,是智能手机,成为革命的硬件。

 

演示10:7种数字技术的运用

3、动员:发布信息并号召行动

通过各平台有文字、音像等。我们举了录像的例子,但有了信息分享,却并无行动。为了这个目的,则需要动员。因此,除了信息,还要行动。你可能听说过脸书的动员力量,它特别吸引媒体的注意,一个叫“我们都是哈立德·赛义德”的主页。哈立德·赛义德是一个被警方杀死的青年博主,据称他要发布警察腐败的信息,警方谎称他死于毒品。这只是警方腐败和暴力的一个例子。埃及人想把自己的祖国变得好一点。这明显原初并非英语,英语版只是想说明网页的内容。下一张是原网页,网页还存在。上面有个头像,宣布抗议的时间是4月8日,是净化日星期五。

 

演示11:7种数字技术的运用

4、共同创造:设计和谋划

由行动家设计和谋划的不断的决策过程

脸书成功的秘诀是,在任何决定以前,我们要做一个调研,每一个人会发表自己的见解。大多数人的意见最终起决定作用。

——威尔·戈宁[1]

人们想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民主转型应该是什么样的?关于怎样审判穆巴拉克,他们有几个其他具体的要求。因此在动员以前,必须制定战略计划,数字技术可以为此发挥作用。这里我要引用下威尔·戈宁说过的话,他是脸书管理员之一,他说他不是革命的领导者,但是在鼓噪革命方面起了极大的作用。他被关押过12天,2月7日才被放出来,这时革命正接近尾声,穆巴拉克是11日辞职的。那时人们已经累了,要放弃了。设想一下,有很多人会说,还是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吧。威尔·戈宁7号出现在电视上,他很雄辩地表达了公民行动家对祖国的爱,号召人们走向街头。我这里用这个例子来说明数字媒体如何用来共同创作,即设计和谋划。威尔·戈宁这样说:“脸书成功的秘诀是,在任何决定以前,我们要做一个调研,每一个人会发表自己的见解。大多数人的意见最终起决定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可用脸书,但实际上,在专制制度下,这并不多见,用社交媒体来谋划,并不是好主意,埃及人用得并不多,大多因为安全因素。因为任何埃及的活动平台都受到监视。当人们利用这些技术时,是私下的,一对一的,像手机短信、电话、谷歌聊天等,不是社交媒体那种从大众到大众的模式。而且,进行谋划时,在小众范围才更加有效。很难想像在脸书上和数千人做决定。这里我举了手机的例子,是智能手机的利用,不是手机的基本款。

我本想放一个纽约时报的关于线下的战略计划和动员的录像,这个录像很不错,可惜因为我们是网络论坛。我希望能发给主持人杰克,他可以转发给各位。我想强调一下,既使我们在讨论数字技术,我并不是说革命是数字化的,肯定不是。为了安全起见,线下计划非常重要,这点很关键,有很多埃及人还用不上网络。我只想强调这点,希望大家能看一下那个录像。

为了安全,多数决策都是在线下进行的。当人们利用这些技术时,是私下的,一对一的,像手机短信、电话、谷歌聊天,不是社交媒体那种从大众到大众的模式。线下动员和谋划对于避免政府的侦察非常关键,特别是在开始阶段。

 

演示12:7种数字技术的运用

5、保护:躲避检察和监视

帮助活动家躲开检察和监视的手段

第五个方面的应用是保护。主要是躲过检查和监视。这些活动家很机智,这方面做得不错,让自己安全,否则就会遭到抓捕。这里有一埃及使用的技朮手段,叫做欧佩拉米尼,是一个手机的流览器,在其他地方并不多见。它有一个功能叫拓勃,可以用来压缩图片和声音,让你的手机在速度慢时提速。所有的内容都要通过欧佩拉加载,副作用是要通过代理服务器,使数字活动家绕过拦阻,如BBC在一些国家屏蔽,但欧佩拉可以解除屏蔽,打开BBC网页。它不显示你找什么网页、只显示来自欧佩拉。

 

演示13:7种数字技术的运用

6、合成:汇聚和混搭

汇聚:即将同类内容合成,如图片、新闻等;

混搭:指把不同类的内容合成,如GPS数据、录像、音乐、文字信息等。

下一个是合成。有二种合成,一是汇聚,即将同类内容合成,如图片新闻等;另一种是混搭,指把不同类的内容合成,如GPS数据、录像、音乐文字等。

第一个是关于汇聚的例子,叫做Piggipedia,它并没有抗议的内容,只是一个flicker 群,基本上就是点名使安全部队成员感到耻辱,这个例子里有一个警察的图片被圈起。另一个和革命更加联系密切的例子是,发布关于国家最高安全部门的信息。埃及国家安全部门向来负责跟踪、迫害和对反对者施以酷刑。在穆巴拉克辞职以后二三周,公民运动的行动家想在安全部门寻找更多犯罪证据,当他们进入以后,请看左图,他们发现了堆积如山的被粉碎的文件,真正地堆 积如山。你可以看到Yfrog发布了这个信息。人们意识到,尽管有很多文件证据被 破坏,但还有未被损毁的文件,把那些没有被损毁的发布出来吧,也很有用。在网络上做一众包,一个最高安全部门的脸书,就叫“安全部门解密”,上载他们的文件。我不知你们有没有用过脸书网页像图书馆一样的功能,但并不成功,能上传照片,但没有很多选择分类,做复杂的标签。另外一个办法是放在flicker上,在有些情况下,flicker 移除了照片。有时譬如有6张照片在一个地方,10张在另一地方,你很难把它们放在一起。这是做“汇聚”的一个挑战,似乎仅用技朮还解决不了。

“混搭”是合成的另一种方式。这是U-Shahid地图的例子,人们发短信传送暴力的事实,这些事实根据手机GPS功能放在地图上,我们有几个这样的案例。这里有链接,大家可以了解有关更多信息。我不想只把注意力放在抗议活动本身。还应有媒体对人们的激发,如音乐、录像等很重要,它激励人们行动,提醒人们为什么而战。这是一个录像,把一些电视镜头和一些市民所拍混搭起来,再配以流行音乐,很感人。我会之后与大家分享链接。“混搭”并不是只要求大家在某时去某地,还有框架化作用,激发人们不顾危险上街行动。

 

演示15:7种数字技术的运用

7、资金筹备

第7条是转移资源,即网络捐献。这在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特别重要。许多非政府组织要利用网络筹集资金。但是我和我的同事阿利克斯.邓恩做了很多调研,我们并沒有发现为埃及革命的捐款。这说明了沒有资金照样革命。只要你能激发人们投出时间、精力和才智,你可以利用免费的技术进行广播、动员和记录。这在战略上也很重要。这里再引用一下威尔·戈宁所说的:“我被绑架,在国家安全监狱……他们百分之百肯定我们是叛国者,为别人工作,或洗脑了或受某组织的经济支持,告诉我们去那里做什么,或在网上怎么说。”埃及政府可能认为革命受美国或以色列支持,事实上埃及革命成功并不获境外资金支持,这对其合法性和信誉非常重要,并不仅仅是少花钱的问题,战略上也更加有助于革命成功。

 

演示16:复杂之处

工具举例:推特

以上是七种用途。那我们如何把它用来分析公民运动?现在许多人会理解数字工具真不错,可利用Youtube、推特、博客等。但如果了解整个工作框架,既使只用一个工具,也会发挥很多作用,从发挥作用的角度,你反过来更了解这些工具。这里以推特为例。它被用作五个用途,一是动员,如今天在开罗大使馆前有示威进行,二是进行广播,即发布信息,如对屠杀平民者的审叛。有人会为此说革命继续让人如此振奋。这是一个信息发布,并没有号召行动。这还有记录。这是一个推特图片。还有保护,这是一个当网络被关闭的情况下创立的帐户,在抗议开始时,他们用手机联络,他们用手机避开网络屏蔽,口头推特,张帖,很具创造性。最后,推特特别长于汇聚。任何人无论在何地,如果你把1月25日放在推特上标出来,这是最早抗议的日期,你会发现所有与之相关的内容。有时你会不停地再推,相关内容如此火爆的话,也可能出现骚扰文件。我在抗议期间每天都进行多次查看,这非常重要,在现场的人会发出许多有价值的信息。

 

演示17:复杂之处

组织举例:埃及抗议者保卫阵线

除了作为最基本的工具,对实际运动组织来说,工作框架仍有用。这里来看一下“抗议者保卫阵线”(FDEP)的说明图。首先有对抗议者的暴行的记录,包括身体的暴行或非法拘留等,下来是报告,在图中显示信封的地方,它可以是电邮、图片、电话、或录像,汇在一起,全部发给抗议者保护阵线的信息中心,之后,有共同合作,由行动部来谋划,包括交流中心、律师、医生等。那么下来该如何做,有一些开始进行信息广播,所有部门都有广播平台。重要的是,他们要动员起来。律师去警局,有人被拘。供给委员会则被告知,什么地方需要绷带,有人被打。你可从这个行动框架的运作,看到的不仅仅是什么技朮,而是如何用。

 

演示18:使用框架

找出新办法

我还想再提一点,行动框架可以适用任何例子,我只用我刚开始提到的两例微基解密和卫报议员消费报告来看,它们相似,都包括记录、合成、广播等,但泄密网站有保护作用,因为它最紧要的一点是保护匿名的信息提供者。但议员化费报告项目旨不在保护那些研究者或议员。他们想动员那些做研究和发布信息的读者,但它做动员鲜有成效。朱利安·阿桑奇最初认为,当人们收到信息,会找议员,进行抗议,但并不像他想像的那样。于是他开始寻求与报纸等传统媒体合作,因为他需要合成信息,这是微基解密在动员上的薄弱环节,因为“匿名”组织以它的名义进行动员,它们进行黑客活动,但微基解密并不与其合作,它们是单独行动的。当你用这些比较框架时,你可以看到之前看不到的相互关联。我在之前的报告中提到过这点,将网络战术与线下战朮结合起来非常重要。数字技术在生活中越来越多用于商业、约会、娱乐等,这是不容忽视的,如果忽略它在公民运动中的作用是愚蠢的。没有人声称所有的运动应数字化,这很可笑。问题在于人们知道科技方法的作用,知道可以正确地应用于公民运动。

 

演示19:7种数字技术的运用

上线与离线战术结合

革命属于网络年轻人,因而属于埃及青年,既而属于埃及全国人民。

 ——威尔·戈宁

让我再次引用威尔·戈宁的话:“这是好的,它表明的不仅是网络,而是网络的能力。网络是一个开始行动的好地方。革命属于网络年轻人,因而属于埃及青年,既而属于埃及全国人民。”我的演讲到此为止。很高兴大家提问。

 

演示20:感谢和提问

Email:Mary@Meta-Actisim.org

Tweeter:@Mary_Joyce

Site:www.Meta-Activism.org

主持人:谢谢玛丽!现在我们开始提问时间。你可按键提问,确认准备好麦克风。或准备好手机。如果你愿输入问题,我就来读你的问题。

问题一:这个问题是杰西提的,您有没有关于简易手机而非智能手机的技术信息的例子?如果没有,那关于这方面您有什么要高见?

答:我想最流行的手机技术就是短信。很显然每个人的手机都可发短信,这很有用。有一整套利用人际网络,通过手机短信来组织动员的信息,我会把有关链接发给杰克。一般说是利用不同的网络结构,用来发布信息,创造自己的信息网络,你把信息发给10个人,那些人发给他们认识的10个人,一直这样传下去,最终发给了数千上万、上百万人。在中国有很复杂的系统,可以追踪手机信息。他们有一种系统可以跟踪发现在哪里有多少次人们发布了同样的信息。于是就会引起警觉。于是他们会查这个信息的内容,如果是”今天去揺滚音乐会”还罢,如果是“今晚去抗议”,他们就会釆取多种手段追踪,这个信息是谁发的,从哪里开始的,他们可能会关掉系统。因此手机的重要用途是发短信。

 

问题二:这个问题与上一题相关,除了直接关网这一手段,政府在多大程度上运用数字技术来对抗人们的抗议行动?

答:除了直接关闭网络,还必定大打宣传战。这实际上是另一类手机信息的例子。在整个抗议的过程中,在政府的压力之下,沃达丰这个英国公司发出了这样亲政府的信息:军队号召所有诚实的人起来与罪犯与叛徒而战。显然,政府用这些手段为自己服务,不仅只是关闭网络。在莫罗佐夫(Morozove)《网络幻想》(Net delusion)一书中有许多这样例子。莫罗佐夫的观察对象是俄罗斯。尽管如此,我认为政府更多运用审查而不是展开信息竞赛,信息比试只是在提升信息的竞争力。政府一般不会冒此风险,而更愿加强审查。

 

问题三来自玛丽亚,玛丽亚在吗?

玛丽亚:我想再回到手机信息的问题上来。在非洲,多数人用的是简易手机。我想知道有什么样的办法可以使用手机信息来反腐败运动,而发信人的手机号码可被屏蔽、被删除不会得到追踪?

答:是可以的,我之所以没提及,主要是因为我着眼于数字新技术。有很多手机短信用于公民运动的例子,特别是前线短信的应用。前线(Frontline)是一个平台,在埃及的案例中有应用。他们用短信功能收集由活动家发出的信息,它看起来就像微软的界面,它有一种电邮的功能,可建群,可有自动回复,群回复可显示大屏等,有一些例子是用于反腐的。关于隐掉举报者的名字,我相信这个服务可提供。我想他们与举报者有相关原则,他们会得到电话号码,但会承诺删除或不公开。我不清楚有没有一种服务可以自动屏掉电话号码,既使有,可能也会被记录,仍会被黑客发现,这样的例子很多。对腐败举报,最基本的是有一个热线号码,或一个短码,短码更好些。要让短码为人所熟知,你可以张贴海报或贴在高速公路的广告牌上,说如果你知道腐案例,发短信到这个号码,我们会保守秘密。这个运动的要点在于必须有人响应。有很多组织,具有技术力量,但它们还沒有搞清下一步该怎么做,它们得到暴力或腐败案的报告,但缺乏内在的能力去做检察或其他什么。因此确定有这个能力,有这个必要的工作网络,来对腐败报告采取行动,这显得非常重要。只要这样,才能号召人们进行举报。

 

问题四:这里有二个问题合并在一起,1、你认为有更多新的机会、或更多安全机会为活动家利用数字技朮相互协作部署战略吗?2、技术是怎样改变组织动员的?或者只是简单地把工具放在工具箱?

答:谢谢。我先来回答第二个问题,这和我的研究领域更相关。这个问题是,这些新的工具只是新工具,新的方式解决老问题,还是新状况会发生?即新工具的效用,意味着规模变化还是模型变化?规模变化指更大更好更快更多,模型变化则是我们改变了运动的道路。我在这方面写了点东西,你可以在我的博客www.Meta-Activism.org看到。数字技术如何改变我们对社会运动的理解,我现在不会谈这个问题,我想这整个可以做为一个新的研究领域。第一个问题是关于进行社会运动的安全问题。我想必须处于匿名状态,利用代理,特别是当链接到媒体服务平台时用Tor(Tor为匿名在线的工具),确定不要通过IP地址或通过你的连接泄露了身份,IP是通过TOR达到的。你通过创造新匿名的方法达到。脸书页不要添加联系人和内容,因为如果你在脸书上有活动,他们可以通过你的联系人发现你的身份,你的联系人也因此会处于危险境地。这就是社会网络,如果活动家联系谁就给政府提供了信息。有很多类似信息,今天没有时间更多涉及。

 

问题五:……(语音不清)

答:我没听到你的问题,麦克风有问题。但我听到你在问需要什么样的培训。我会说,最好所在国的人来回答这个问题。他们也许不能自己提供培训,但是经常有人具有技术专长,有人很懂得怎么搞政治运动,他们可以合作,联合培训。这主要由以下几个方面来决定:1、面临什么样的交流和配合的问题;2、准备动员的对象是怎样的,因为这个协调沟通的问题而难以展开;3、人们都准备要用的是什么样的技术?是否可以通过这些技术应用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想培训新技术,你只能面向一小群人。像群组织者或发起者,你可以把这些人集中起来,教他们用一个新技朮,如果面向一个大群体,应该首先集中在他们已经在用的技术,如发短信的方式。我们怎样解决沟通与协调的一些问题,开始前应该掌握问题所在,然后明确什么样已经拥有的技朮可解决这个问题。这是我的建议。

 

问题六:这次埃及革命运动,就像我们看到的,军队接管了广场。军队在网上的宣传越来越强大,我们怎样才能与之对抗?

答:实际上今天我在我的博客里写了一点关于信息干扰的东西。有一个对宣传的反对战略叫做信息稀释 ,基本上分为二种方式。一是大量发布信息,在更多地方,更多博客更多推特,让信息广为传播,如军队正在做什么等等,这是个数量反应,这对活动家来说容易一些,因为他们有多个小频道播放如脸书、推特、博客等等。第二个办法是扩大影响,用于有影响的媒体,反映你自己的而不是对手的观点。这里说的有影响的媒体指收视很高的频道,卫星电视如半岛电视台,埃及人看这个台,或者不论哪个台,你给出自己的观点,而不是军队如何说,这对你赢得宣传非常有帮助。同样,如果你有多个平台自己掌控信息而不是由你的对手,这也很有用。

 

问题七:我已经贴出了我的问题,让我在这里再重复下。其中一个是,在2007年巴基斯坦的律师运动。我感觉数字技术应该有所应用了,但刚刚被人们注意到。第二,我观察在中东所发生的革命限于城市。在乡下沒有网络,或他们有网络,他们不知利用推特或脸书。我认为当发起运动时,必须清楚这个群体。像在巴基斯坦,你只能面向市民而不是农村。我很关注革命能维持多久。

答:我同意你的观点。我想这和在非洲计划革命的过程是一样的。要知道运动需要什么,参加革命的对象是谁。你要联系的人是什么样的,要看他们已经拥有了什么科技手段,如果联系对象是乡村,他们主要拥有简单的手机,大概主要用短信。如果你联系的人甚至没有手机,那根本不可能用数字工具。那就得用数字技术把信息转给地方精英人士,他们会和村民将用线下方法传达信息。是的,理解你所交流的对象的科技手段是非常关键的。他们有技术手段与否,决定了你如何釆取战略。

 

问题八:科技手段也可由政府来掌握用来监控,除了阻止这一切,你认为活动家应做什么样的准备,你认为他们是否明确这一点?他们是否在行动,用短码或其他战朮来处理信息?

答:我不认为多数活动家对此了解,特别是不知道有多危险。我和一同事聊,他们有个脸书行动安全指南,于是我劝她写上“较安全的脸书指南”。因为脸书不可能安全,它本就是用来分享个人信息的。我想分享信息的最好方式,是创建匿名帐户发信息,不添加联系人,也没有内容,每次用网络平台时用tor,如果没有的话,应该用。你进入谷歌电邮时,用https。创建匿名帐户后仅为参与活动所用,否则信息会泄漏。我们需要更多保护。政府开始时并不特别了解数字活动,公民活动家领先一步,但政府很快跟进,越专制越强于掌握资源,使公民运动变得更危险。

 

主持人: 今天的论坛就到此,谢谢您的报告。最后,你有什么要总结的?

玛丽:沒有。我会发给大家我在报告中提到的几个链接。我发给你,烦请你转发一下。

主持人:当然。今天的演讲录了下来,过二天会放在我们的网页上,还有其他一些相关信息。抱歉我们不能回答所有问题!玛丽有电邮,你也可通过我们来转发,我们的信箱是webinar @Nonviolent-Conflict.org。像刚才提到的,我们会上载今天报告的录像到www.Nonviolent-conflict.org,如果你有朋友或同事感 兴趣,可转发链接,如果你错过了这次演讲,可回头看一下,我们也会上载Mary提到的录像链接及其他材料。如果找到我们的脸书,你可以上我们的推特@NV Conflicts,不要忘了看一下Meta activism 项目,网址是:www.Meta-Activism.org。感谢各位的参与,并请关注我们近期网络论坛。再次感谢Mary。

 

视频连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CVXPp7HP2M

 

注释:

[1] 2010年6月,商人哈立德•赛义德(Khaled Said) 在街头被警察打死,威尔•戈宁(Wael Ghonim)随后匿名创建了一个叫作“我们都是哈立德•赛义德”的Facebook页面,这个页面很快吸引了数十万人,它帮助发起了一场去中心化的运动。最终埃及安全机构在开罗追踪到库宁,他被捕关押了11天,但他获释三天后,在他的Facebook网页鼓舞下,数百万抗议者发动了2011年初的解放广场革命,最终推翻了穆巴拉克政权。

 

何小莲 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