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如何进行非暴力抗争

为什么公民运动能够取得成功(二)

案例分析

为了建立抵抗组织类型和其有效性之间的关系,我们检验了3个案例。它们发生在菲律宾,缅甸和东帝汶,而且均使用了暴力和非暴力手段。我们选取这3个案例有如下原因:第一,菲律宾和缅甸的案例是反对本国政府的,而东帝汶的案例是反对外国占领的。这样可以尽可能涵盖运动目标的多样性。第二,这些案例中的非暴力运动有成功也有失败。第三,这些案例的选取受最接近案例分析设计的影响。根据这一设计,每个案例都可以和同时期相同的统治政权的回应进行比较。更重要的是,这些案例中的运动都没有接受外国政府的援助,这使我们不必讨论“外国政府的物质援助”这个因素对运动变化的影响。

这一比较方法有多重目的。第一,可以为理论检验提供严格的案例筛选方案,以避免受到样本选取有所偏向的指责。因为我们的样本既包含了期望(运动成功)又包含了偏离(运动失败)的结果。第二,这一研究方案可以改进理论模型。因为对于失败的运动需要做出更进一步的解释。巢式方差分析(译者:一处抽样调查方法)既包含了期望的结果(非暴力运动成功)——菲律宾和东帝汶的案例,又包含了偏差的结果(非暴力运动失败)——缅甸的案例。对于偏差案例(失败)的分析进一步说明数据库需要更多的变量敏感度,以及是否有其它被遗漏的因素来解释这一成果的差异。

» 看更多

为什么公民运动能够取得成功(一)

——非暴力抗争的战略逻辑(节选)

玛丽亚·斯蒂芬 埃里卡·切诺韦思 著

赵然诺 译

很多学者的著作里都隐含着一种假设——在处理政治冲突的多数手段中,暴力最有效率。政治学家也普遍认为,之所以暴力革命在反政府运动中盛行,是因为暴力手段比非暴力手段能够更有效的实现他们的目标。尽管存在诸多假设,从2000年到2006年,塞尔维亚(2000年)、马达加斯加(2002)、格鲁吉亚(2003)、乌克兰(2004-2005)、黎巴嫩(2005)、尼泊尔(2006)等国家有组织的公民运动利用包括抵制、罢工、抗议、不合作等非暴力手段成功地挑战了强权,并最终达成政治和解。我们亟需对这些非暴力运动的成功进行系统化的研究——特别对那些同时爆发暴力和非暴力运动的国家尤其重要。
» 看更多

你无法扼杀精神——女性与非暴力行动

非暴力最吸引我的一点就是它能够解决暴力解决不了的复杂问题。这里所说的复杂,是指女权活动家面临的困境——她们在对体制性的男性霸权表示愤怒的同时,仍旧爱着她们的父亲、儿子、丈夫、兄弟和男性朋友。这里所说的复杂还在于我们既要把一个回家打老婆的低收入男性视为压迫者,同时也把他视为被压迫者。暴力的战略、战术是极端化和二元论思维——非黑即白——相信这种二元论思维的人假定这些问题都是简单的,边界清晰的,都可以用枪杆子予以回答。非暴力则让我们将问题的复杂性融入斗争之中,包容他人合理差异的同时,发现并赞美我们的共同之处。
» 看更多

社会运动的八个阶段(四)

 
第七阶段:成功
 

第七阶段开始的标志: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反对力量正在不断壮大,终于开创了一个全新的局面,社会舆论达成了新的共识,运动和当权者之间形成了新的力量对比,运动开始走向成功。第七阶段的整个过程可能以三种形式体现:激烈的摊牌、温和的摊牌、默默消失。
» 看更多

1 2 3 4 6